您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 浪漫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作者:云檀(6)

来源:热门小文章 时间:2020年08月07日

天地间,雨水肆意凌虐着凤城会所,似是一个叛逆的少年,不肯轻易为他的恶作剧买单。不到天亮,绝不散场回家

房间昏暗,凤城会所清一色素白大床上,依稀可以窥探两道朦胧的身影。

其中一道应是女人,虽然盖着被子,但隐约可见曲线玲珑,海藻般的长发铺散在白色枕头上,撩人心扉。

另外一道应是男人,身影修长,半坐在床上,宛如精瘦的猎豹,在黑暗中静待时机,以便随时猎狩钕。

男子侧眸看向身旁的女人,似乎想辨识她的身份,良久后,似是轻轻叹了一口气,见被子下滑女子腰际,便把被子拉高,尚未给女子盖好,不曾想扰了女子安睡,忽然转身抱住了他的腰,懊恼道:“依依,别乱动,乖乖睡。”

被对方误以为是女人,男子似是有些哭笑不得,垂眸看着女子,她缩在他的怀里,显得很小,睡意浓浓,因为脸颊枕在他胸前,大概压到了衬衫纽扣,让她很不舒服,闭着眼睛来回蹭了蹭,似乎这样做,可以把纽扣蹭掉一样。

小举动很容易就让男子联想到一种小动物,外婆家午后安睡的小猫,眯着眼睛,也像她一样喜欢蜷缩着身体,惹人怜爱凄。

此刻,男子理应避嫌离开,但腰间手臂却令他心生迟疑,终是在她身旁躺下,顺势拉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

被窝里的暖意让女子更亲近的依偎在男子怀里,似是幻觉,阿笙在睡梦中,感觉依依搂着她的腰,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耳畔,“唉,迷糊精。”

阿笙虽然觉得这道声音太过清冷,也太过低沉,跟依依声音不像,但终是抵不过睡意,沉沉睡去。

……

这一夜,阿笙一夜无梦,某人却是一夜无眠。

阿笙醒的比较早,凌晨五点多就醒了过来,倒不是她睡饱了,而是……生理需要,迫切想去洗手间。

房间很静,那么静,以至于阿笙初醒就听到了指尖敲击键盘传来的清脆声。

有人在房间里,依依?

阿笙坐起身,然后看到了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还以为看错了,闭眼,再睁开,不是幻觉,真的是陆子初。

他坐在大床对面的沙发上,身边散落着一些文件,腿上放着笔记本,看起来很忙。

阿笙惊吓不小,试图回忆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越想头越疼,悲哀的发现,对于酒后发生的一切,她完全没有丝毫印象。

床上的人正在懊恼不已,一直忙碌工作的人,似是知道她醒了过来,目光并未从电脑屏幕上移开,但却开口说道:“睡得好吗?”

“……好。”阿笙犹豫片刻,很轻很轻的问他:“您怎么会在我和依依的房间里?”

还有依依呢?依依哪去了?

陆子初抬起头:“你和你朋友房间号是多少?”

阿笙稍稍一愣:“602。”

陆子初笑了一下,好心提醒她:“这个房间的房间号是812。”

“呃……”阿笙呆了,难道她喝醉,跑错了房间?可这并不合理,那么多房间她不进,怎么会独独跑进了陆子初的房间?

室内很静,陆子初忙着工作,而阿笙忙着修复昨晚缺失的记忆。

昨天晚上,她似是抱着依依睡了一夜,如果那人不是依依,那只能是……陆子初?!

有这种念头的时候,阿笙更想去洗手间了。

“昨晚,我们……”欲言又止,怎么好意思问陆子初,他们昨天晚上都发生了什么?

他似是知道她想法一般:“什么也没发生。”

“啊?”阿笙将信将疑,恍惚记得昨夜睡觉她抱住了“依依”,难道是她在做梦?

陆子初不知何时已经停下了手头工作,挑眉看着她,阿笙有些后知后觉,这才意识到,刚才那个语气词太显诡异,好像期待昨夜能够发生一些什么事,但清早起来却发现昨夜什么也没有发生,所以才会隐隐失落。

也不知陆子初有没有误会她的意思,反正她觉得挺尴尬。

过了一会儿,陆子初说:“你过来。”

阿笙脑子很乱,乖乖下床,穿着拖鞋走到陆子初面前。

陆子初把电脑放在一旁桌案上,慢悠悠的站起身,于是男女身高悬殊,原本是她垂眸看着陆子初,现如今变成了陆子初垂眸看着她。

离得那么近,阿笙只感觉他温热的气息在向她靠近,紧张的不敢抬眸看他,只能专注研究他衬衫上的纽扣,究竟是什么颜色……

“嗯……”

脖子那里忽然传来一阵刺痛,但阿笙知道,蒸红她脸庞的并不是突如其来的疼痛,而是陆子初滚烫的唇,炙热的呼吸,此刻就亲密的贴合着她的脖颈。

阿笙受了惊吓,呆呆的站在那里不敢乱动,直到陆子初的唇离开她的颈侧,她才回过神来。

“昨晚什么事也没发生,但现在……发生了。”男子笑容撩人。

阿笙舌头打结:“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以为你会很期待。”语气轻柔,温热的话语在她耳边打转,阿笙甚至能够感受到他的呼吸,开始有些口干舌燥了。

阿笙低头看着地面,“我没说我很期待。”

接下来,陆子初说了三句话,分别是:

“是么,看来是我误会了。”

“咬都咬了,还能怎样?”

“要不你也咬我一下,两清。”

阿笙无语,陆子初待人淡漠,不管面对谁,眉宇间都会夹杂着三分疏离,如今雅痞一面曝光人前,较之以往冷清,魅惑人的效果更加惊心动魄。

咬陆子初,一报还一报?阿笙不敢,也不愿,因为太幼稚,到头来吃亏的那个人还是她。

再看陆子初,对她施完恶行后,抱回电脑,坐在沙发上继续工作。

他怎么能这么淡定?

“还站着干什么?不是要去洗手间吗?”男子低头工作时,嘴角勾起的浅笑无比真实。

阿笙百感交集,不再过问他怎么知道她要去洗手间,免得自己又会变成一个大笑话,抬手摸向颈侧,那里隐隐泛疼,懵懵懂懂离开了。

阿笙离开后,没有注意到,看起来气定神闲的某人微不可闻的松了一口气,其实他比她还紧张。

……

洗手间里,阿笙脖子里出现了一道吻痕,吻痕不是亲出来的,也不是咬出来的,明显是被陆子初吸出来的。

他还真能狠得下心,下得了口。

幸亏是冬季,如果是夏季的话,她哪还有脸出去见人啊?

阿笙乱了,她试图回忆她和陆子初是怎么走到今天这步田地,但醉酒初醒,想要理清头绪,实在是太难。

“顾笙。”

是陆子初,见她久久不出来,已经在敲门了。

阿笙真的不想那么快就出去,但又顾及上次“便秘”事件,不得不打开门。

陆子初站在门外,手里提着电脑包,看那架势,是打算离开了。

阿笙微愣,还未说话,就听陆子初开口说道:“八点左右别忘了下楼用早餐。”

“哦。”阿笙看他的时候,避开他的眼睛,迟疑道:“那你……”这是要去哪儿?

“避嫌。”

这话不用陆子初说,阿笙也知道他们应该避嫌,如果被人看到他们一起从房间里走出来,只怕她和陆子初会被双双淹死在口水里,但……她没想到陆子初会说得这么直白。

陆子初静静的看着她,良久之后,这才缓缓开口:“上次在蓝钻洗手间里,我曾吻过你,真得一点印象也没有吗?”

阿笙一惊,抬眸看着陆子初。

灯光明亮,洒在他冷峻的脸上,优雅天成,贵气逼人,静静的站在那里,仿佛课堂初见,只不过……那双眸子比平日多了几分温润,眼眸太深邃,让阿笙隐隐不安起来。

陆子初将她的不安和迷茫尽收眼底,淡淡的移开眸子,“逃避并不能掩盖发生过的事实,你好好想想,我为什么会吻你。”

“我不明白。”阿笙声音很轻,殊不知内心早已纠结一片。

阿笙不明白,像他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喜欢上她呢?

陆子初抿了抿唇,半晌才说:“你是不想明白。”

拒绝无效,她心里有点小难过

更新时间:2014-5-6 20:25:19 本章字数:3394

T市天气真的很奇怪,昨天晚上还大雨磅礴,早晨拉开厚厚的窗帘,便有阳光不受约束的逃窜入室,触目所望,凤城会所被群树包围着,可能是受情绪影响,阿笙觉得这些树从排列上看,貌似太显拥挤。

就在昨夜之前,她还以为她的大学生涯会在风平浪静中度过,前景海阔天空,但没想到早晨醒来,命运却向她开起了玩笑。

临近八点,阿笙正在房间里纠结是否下楼吃饭时,刘依依来了。

于是,昨夜记忆还原。

原本阿笙和刘依依住在双人房间里,但阿笙喝多了,胃里不舒服,吐到了床上罘。

唐汐无奈,只得找人来帮忙,正好碰到韩愈,于是委托韩愈把她送到了812。

为什么送到812呢?因为会所工作人员都很忙,一时半刻怕是没办法收拾房间。812是陆子初的房间,而陆子初事情缠身,吴奈之前对唐汐说过,陆子初估计不会来了,会所房间爆满,只有812没有人居住,这也是阿笙为什么会出现在812的原因。

唐汐这样安排本来没有错,但谁曾想深夜时分,几位好友未曾散场,唐汐见陆子初姗姗来迟,罚酒三杯,一桌子人跟着起哄拼酒,陆子初自知理亏,难得没有推拒殳。

酒过三巡,唐汐忘了顾笙在812,事先没跟陆子初提个醒,这才有了后来那一幕。

当然陆子初半夜入住会所这件事,刘依依是不知道的,见阿笙坐在床上,一脸郁色,忍不住说道:“我刚才来找你,无意中听到会所工作人员在聊八卦,一直在议论陆子初,我这才知道,原来你老师竟然是凤城会所的少东家。”

听到“陆子初”三个字,阿笙头又开始疼了。

……

阿笙和刘依依去餐厅之前,唐汐一失往常冷静,略显急切的跑到了812,进屋后,先对阿笙笑了笑,只不过那笑很牵强,然后状似不经意的扫了一眼房间各个角落,连洗手间都没有放过,眉头皱得更紧了。

依依不明状况,看着唐汐,好奇道:“怎么了?”

“没什么。”唐汐笑。

阿笙笑了笑,心知肚明,装作不知情。

走廊里,唐汐表情佯装轻松,轻声问阿笙:“昨晚睡得好吗?”

“好。”

……

唐汐是在餐厅二楼找到陆子初的,某人面前摆放着餐点,但并不急着吃,反倒是坐在沙发上,一脸沉静的翻看着早间晨报。

“你昨晚在哪儿睡得觉?812?”唐汐在陆子初身边坐下,声音压得很低。

陆子初从报纸上移开视线,怪异的看了唐汐一眼,“你不是说顾笙住在812吗?”

“呃……”唐汐微愣:“我对你说过阿笙住在812?”

“还没清醒吗?”陆子初转眸看向一旁醉酒未醒,略显困倦的石涛,慢条斯理道:“石头,给小汐端碗醒酒茶。”

唐汐被陆子初堵住了疑惑,小声嘟囔道:“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陆子初笑容温和:“因为你醉了。”

唐汐片刻无语,过了一会儿,又问陆子初:“会所房间客满,你昨天晚上是怎么睡得?”

陆子初放下报纸,拍了拍石涛手臂,“我昨晚在哪儿睡得觉?”

“我房间,怎么了?”石涛托着脸,睁开惺忪的眸子,皱眉看着陆子初和唐汐。

陆子初嘴角浮现浅浅的笑:“没什么,继续睡。”

“哦。”石涛闭眼,继续打着瞌睡。

唐汐松了一口气,她可以不相信老j-ian巨猾的陆子初,但却不能不相信石涛,老同学这么多年,陆子初她猜不透,但石涛,她却一清二楚。

石涛是从来不会说谎的。

陆子初似是没看到唐汐的小动作,漆黑的眸子里有光划过,但很快就将所有的情绪收敛在了眼底最深处。

朋友多年,陆子初对石涛了解的很透彻。石涛倘若喝醉,必定睡得很沉,再大的噪音也叫不醒他。

凌晨五点多,陆子初走进石涛房间的时候,他还在睡,于是等石涛醒来,就看到正在工作的陆子初,跟阿笙一样,当时也是吓了一跳:“什么时候来的?”

陆子初在文件上写着字,偶尔敲着电脑键盘,连头也没抬:“昨晚,见你睡得沉,就没叫醒你。”

“哦。”石涛不疑有他,继续倒头大睡。

如今,陆子初端起面前的咖啡,浅浅喝了一口,他平时是不喝咖啡的,但没办法,一夜未眠,需要提神。

侧眸看向楼下,顾笙和刘依依正在用餐,陆子初靠在沙发里,勾起嘴角。曾几何时,不屑说谎的人,竟然愿意为了某个人,把谎言说得惟妙惟肖,可谓煞费苦心。

……

一辆国产越野车停放在凤城会所门口,韩愈斜靠在车身上,指间夹着一支烟,在风中冒着明明灭灭的火星子,眼神如墨如夜。

见阿笙出来,韩愈把烟熄灭,“我送你们回去。”

“还是算了,依依校区比较远,来回比较麻烦。”韩愈这个人,还是少接触为妙。

韩愈已经打开了车门,定定的看着她,微微挑眉:“我有嫌麻烦吗?”

会所门口,行人还是挺多的,僵得越久,于己于人面子上都不好看,阿笙只得拉着依依的手,一起上了车。

车里很安静,依依话也很少,来回看着韩愈和阿笙,隐隐觉得不对劲,但又不便说些什么。

阿笙这个人就是这样,韩愈不主动跟她说话,她是绝对不可能主动挑起话端的。

依依刚好跟阿笙相反,见不得气氛僵滞,不管怎么说韩愈主动送她回学校,内心深处她还是很感激他的。

依依问:“韩先生,你在美国读书时,有没有去过林肯故居?”

韩愈倒也配合:“去过。”

“听说,林肯出生地是一栋用木头建造的乡村小屋,只有一个房间,是真的吗?”

“嗯。”

依依又问:“那你去过猫王故居吗?”

“去过。”

依依神情激动,因为猫王是她偶像:“真的吗?我很喜欢猫王。”

“是么。”

依依含笑问道:“那你一定也去过霍加斯故居,对不对?”

阿笙差点被口水呛死,韩愈也不淡定了,转动方向盘,淡淡的说:“……霍加斯故居不在美国,在英国。”

“啊?哦。”依依低头吐吐舌头,小姑娘明显尴尬了。

阿笙替闺蜜解围,“依依说的是伯恩•霍加斯,不是英国那位霍加斯。”

韩愈透过车镜,看了阿笙一眼,嘴角微扯,她倒是挺能掰。再看刘依依,见阿笙为她解围,连忙点头,标准的狼狈为j-ian。

刘依依的话没有起到多少缓和作用,气氛依旧沉默,把她送到学校,刘依依率先松了一口气,跟阿笙约好明天回家时间,这才跟韩愈和阿笙分别挥手离开。

送阿笙回T大途中,韩愈主动打破沉默:“你可以留在韩家过年,想必你姑姑也是这么想的。”

阿笙侧眸看着窗外:“不了,过完年,我再去韩家看望姑姑也是一样的。”

韩愈皱眉:“老家不是已经没人了吗?”

“房子还在。”况且房子里装满了回忆。

“你在躲避我?”韩愈双手轻敲方向盘,专注的看着路况,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心弦一紧。

“……”阿笙沉默几秒,这才认真的看着他:“韩愈,我们不可能在一起。”

韩愈点点头,心平气和道:“除了拿你姑姑做挡箭牌之外,随便给我一个理由。”

阿笙咬着唇,这个韩愈还真是难缠的很。一句话堵死了她所有的后路。

想了想,阿笙终是开口说道:“我有喜欢的人了。”

“谁?陶然?”话音淡淡,却隐有小讥嘲。

陆子初的名字在阿笙喉间几欲夺口而出,但她不能说出口。

韩愈盯着前方路况,半晌之后,方才开口:“顾笙,你说你不喜欢烟味,这一路,我有当着你的面吸过烟吗?”

阿笙不看他:“那又怎样?”

韩愈笑了笑:“不怎样,我只是开始顾虑你的感受,开始试着让你喜欢我。”

韩愈声音没有半点起伏,内心起伏的那个人是阿笙。

陆子初和韩愈是兄弟,她夹在中间该怎么办?兄弟俩如果因为她闹翻的话,她……

阿笙忽然间觉得心里很难过。

寒假送行,他对她有点小特别

更新时间:2014-5-7 12:22:35 本章字数:3475

1月18号,T大正式放假,寒假结束时间是在2月13号。

将近一个月不能见面,508舍友们决定在离开前一起去校外小餐馆聚餐。

有了前车之鉴,阿笙那夜没喝酒,至于另外三名室友,小酌,微醺。

回到宿舍,阿笙给顾清欢打了一通电话,她是执意要回老家过年的,于是顾清欢再多的不愿注定只能化为一声叹息,挂电话的时候叮嘱阿笙:“什么时候回T市,给我打个电话,我开车去接你。”

将近半年没回家,阿笙躺在床上,格外想念大院的一切,包括孩童喧闹声钕。

那一夜,在江宁她们的侃侃而谈里,阿笙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都是大院一些日常琐碎的小事,亲切,温暖……

1、年少无知,每当孩童吵架扭打在一起,就会顺势愤骂对方父母,哭闹声似乎可以在大院上空盘旋很久。

2、大院家长素质还是很好的,平时很少护短,遇到打架事件,双方父母就会揪着自家孩子耳朵向对方家长和小孩道歉。家长沟通,表情无奈,至于孩子,站在大人身边,早已忘了先前不快,和好如初凄。

3、老槐树下,夏季蝉声扰耳,老人们会拿着纸扇子聚集在一起,边喝茶边下棋;如果是冬日,碰上好天气,还会像模像样的在院子里比划着太极拳,引来孩童争相模仿,笑声一片。

4、每逢节假日学校放假,孩子不上课,就跟撒欢的野马,每到饭点就跑得无影无踪,每当这个时候,家长就会站在院子里扯着嗓子,呼喊孩子回家吃饭。

阿笙最后想起的,是爷爷的咳嗽声……

醒来,天已亮,阿笙把被子拉高,试图遮住眼角润s-hi。

……

上午许飞来找阿笙,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在前面走着,不时叮嘱阿笙走快一些。

学校今天放假,打车的人很多,许飞担心等他们赶到火车站的时候,会误了时间。

门口确实不易等车,许飞和阿笙等了大半个小时也没拦到车。

面前有辆私家车经过,又倒了回来,停在了许飞和阿笙面前。

许飞扫了一眼,也没看清楚车主是谁,想来也不认识,就继续伸手拦车去了。

许飞没看清,阿笙却看清楚了,盯着某人,兀自出了一会儿神。

车窗缓缓下坠,露出一张清隽的脸庞,嗓音清冽:“几点的火车?”

“10:05分。”阿笙说。

陆子初看了看腕表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时间有点紧。

“陆老师?”许飞在一旁听到声音,觉得熟悉,走过来一看,竟真的是陆子初。

陆子初颔首点头,“把行李放进后车厢,我送你们去火车站。”

“谢谢老师,不用了……”这话许飞说的虚伪,阿笙跟他认识这么多年,又怎会不知道许飞的小心思,明明已经心动了,偏偏还要装模作样,假意推辞一番。

陆子初单手敲击方向盘,慢条斯理道:“还有一个小时,火车就要开走了,你们确定要继续在这里等下去吗?”

“不等了,不等了,我们这就上车。”许飞变脸速度极快,话音刚落,就打开后车厢,把他和阿笙的行李放了进去。

阿笙站在后车厢那里,扯了扯许飞的袖子,她是很想拒绝的。

许飞着急道:“再磨蹭下去,火车真的要开走了,万一路上再堵车……总之有什么事,上车后再说。”

阿笙盯着许飞,他已经坐在了副驾驶座上,阿笙无奈,只得打开车门,乖乖上车,谁让她赶时间呢?

……

从T大前往火车站,需要跨越半个城区,还真被许飞乌鸦嘴说对了,前面路口堵车,拥挤的车队,长长一大排,场面很壮观。

许飞皱眉道:“怎么办?万一堵在这里,怕是真的赶不上火车了。”说着,转头看着阿笙,唉声叹气道:“阿笙,你最好做个自我检讨,如果你早晨没有去图书馆借书的话,我们也不至于这么急。”

阿笙自知理亏,没说话。

许飞也只是随口发发牢***,哪舍得真埋怨阿笙,不过说完这句话之后,许飞身体一歪,如果不是系着安全带,只怕早就撞在车门上了。

许飞会如此,是因为陆子初忽然调转车头,汽车朝另外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许飞问:“陆老师,去火车站还有另外一条路吗?”

“嗯。”陆子初低低的应了一声,不过那声音略显冰冷。

比声音更冰冷的,是他的气质,这位男神态度忽然转变这么大,许飞也没多想,T大传闻,陆子初原本就是这么一个人,笑得时候,能够暖死人;冷得时候,典型的冰冻三尺。

去火车站真的还有另外一条路,不过道路不太好,一路颠簸,许飞替陆子初座驾感到委屈,着实心疼。

提前二十分钟赶到火车站,陆子初解开安全带,下车帮许飞把行李从后车厢里提出来,不经意道:“喜欢看书是好事,如果赶不上火车,她比你还内疚,不要埋怨她。”

许飞愣了愣,再看陆子初,他已经迈开修长的双腿,朝阿笙走去。

需要检票,阿笙已经在排队了,见陆子初朝她走过来,笑了笑:“今天谢谢你。”

陆子初低头看了她一眼:“比起书面语,我更喜欢实际报答。”

阿笙小纠结,不知道他口中的实际报答,指的是什么?寒假结束后请吃饭可以吗?可像他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在乎区区一顿饭。

见她皱眉,陆子初勾起嘴角,轻声问她:“除夕那天,会给我打电话,祝我新年快乐吗?”

阿笙小声嘟囔道:“我还要看春节联欢晚会。”

许飞这时候已经站在了阿笙身后,闻言,差点笑喷。阿笙说话一直淡定冷静,何曾闹过类似小情绪?

许飞觉得很稀奇。

“那就看完之后,再给我打电话。”这回不仅是阿笙,就连许飞也听出来,陆子初声音里含着淡淡的笑意。

许飞觉得更稀奇了。

想了想,阿笙说:“发短信可以吗?打电话,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陆子初双臂环胸,站在队伍旁边,笑道:“无话可说?”

“不知从何说起。”

陆子初这次没有说话,距离阿笙很近,近到阿笙能在火车站这种地方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清冷气息。

下一秒,陆子初抬手摸了摸阿笙的头,话音里包含着纵容:“还好不是无话可说。”

许飞以为自己眼花了,后来验证自己没有眼花,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陆子初和阿笙。

老天,这对师生,怎么看起来关系怪怪的。

检票进站,阿笙回头看向陆子初,他站在检票口,修长挺拔的身影在人潮里若隐若现……

上午时分,陆子初站在阳光下,他原本就肤色白皙,长相清隽,眼神很黑,但却难抵眼神间的疏淡和清冷。

俊帅优雅的男人,早已吸引很多来往乘客频频向他回头张望,看着阿笙渐渐消失不见,男子薄唇轻抿,微微皱了眉。

她还尚未离开T市,他就已经开始想念她了。

……

在候车区见到刘依依,她拿着火车票,一脸焦急的站在检票口,远远看到阿笙和许飞跑过来,终于松了一口气。

谢天谢地,再迟一会儿,只能坐下一班火车回家了。

火车驶离T市,三人简单寒暄,话语间难掩兴奋和激动,后来阿笙笑意收敛,是因为许飞。

许飞看着阿笙,若有所思:“我怎么感觉你和陆子初之间怪怪的。”

阿笙眸光一转,反问许飞:“哪里怪?”

“他让你给他打电话。”许飞提出疑惑一。

阿笙说:“新年学生给老师打祝福电话,很奇怪吗?”

“他摸你的头。”许飞提出疑惑二。

阿笙接过刘依依递给她的饮料,并不急着打开,放在手心把玩着:“你算算,从小到大,到底有多少老师摸过我的头?”

“不仅摸过,还夸你脑袋瓜很聪明。”刘依依在一旁c-h-a话,顺势摸了摸阿笙的头,举动很淘气。

许飞眉皱得更紧了,良久后,呢喃出声:“……反正我觉得他对你有点特别。”

阿笙笑了笑,不接话。

火车穿过隧道,短暂黑暗之后,视野之内一片豁然开朗。

其实,令阿笙心有迟疑的,并非因为他们是师生,也并非担心没有热情可以回应这段感情,她只是在担心,感情在经历飞蛾扑火和泥足深陷后,却注定走不出一个柳暗花明。

感情路上,隐患重重,一如姑姑,一如韩愈,也许……还有他的家人。

营造惊喜,藏在心里的那个人

更新时间:2014-5-7 15:08:51 本章字数:3293

陆子初开车离开火车站的时候,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说晚上有聚会,让他下午回家一趟。

下午回到家,陆子初跟父母打了声招呼,直接回书房办公去了。

韩淑慧敲门进来,就见桌子上堆满了文件,稍显凌乱,桌子上放着一壶茶,兀自冒着热气。

陆子初还在埋头工作,韩淑慧走过去,凑近看了看,陆子初正在电脑上敲打着辩护词,韩淑慧看到了“故意杀人”四个字,觉得心脏受不了,就没再看。

韩淑慧动手帮陆子初收拾桌面:“这案子什么时候开庭?钕”

“后天。”抬眸看了母亲一眼,陆子初问:“怎么?”

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敏锐。

韩淑慧说:“你外婆一个人在家闷得慌,想让你和韩愈抽空回去看看她。凄”

“等案子结束吧!这两天抽不开空。”

韩淑慧点点头,“那你自己跟她打电话说一声,别让老人家心里难过就行。”

“嗯。”

“你写完辩护词,来我房间一趟。”韩淑慧没有打扰陆子初,往他喝了大半茶水的杯子里蓄满茶,这才转身关门离开。

陆子初写完辩护词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又给外婆打了一通电话,老太太絮絮叨叨说了很久,陆子初脾气是很好的,含笑听着,偶尔听到此起彼伏的猫叫声,还会觉得有趣。

自从外公逝世后,外婆就一个人守着韩家老宅,家里养了很多流浪猫,冬末夏初,群猫发起春来,尤其是母猫,会绕着院落“嗷嗷”直叫,叫声撕心裂肺,韩愈直呼受不了,觉得影响睡眠。

前年春节,韩愈被猫叫声吵得夜不能眠,直接把母猫关在了笼子里,这下好了,母猫听到公猫叫声,狂暴的抓着铁笼,急于逃出去。

此事惊动外婆,韩愈为此被老人接连唠叨了好几天,说他没爱心。

韩愈说:“n_ain_ai,如果你喜欢养猫的话,我改天给你送几只好猫……”

可怜韩愈话还没说完,就被老人劈头盖脸好一阵训斥:“什么叫好猫?名贵一点的猫就是好猫吗?我告诉你韩愈,我就喜欢养土猫怎么了?你小时候在我这里,也是被我和你爷爷放养长大的,别以为喝了几年洋墨水,就忘了本宗姓什么。”

陆子初当时靠在门边,有两只母猫围着他打转,在他脚旁温顺的厮磨着。

男子嘴角笑容微不可见,这世上敢骂韩愈的人很少。骂他,他还不敢顶嘴的,大概只有老太太一人了。

电话里,老太太听说陆子初后天晚上过去,兴奋不已,乐呵呵道:“我这就给韩愈打电话,到时候你们一起过来,多住几天,也好陪我说说话。”

陆子初笑了笑,韩愈纵使答应前去看望老太太,只怕想到那些流浪猫,也会念而怯步吧!

前往父母卧室,韩淑慧正在更衣间挑选首饰,年前应酬多,她晚上需要参加商务宴会,陆昌平也比较忙,晚上应酬缠身,必须出席。

韩淑慧正在试戴项链,见陆子初进来,转头问他:“给你外婆打电话了吗?”

“嗯。”陆子初站在更衣室门口,首饰柜上已经放了很多首饰,微微扯唇,他母亲明显是挑花眼了。

果然,韩淑慧开始求助儿子了,拿着一条项链虚挂在脖子上:“这条怎么样?”

“不错。”陆子初有些意兴阑珊,对韩淑慧说:“既然你和爸爸晚上要参加宴会,那我先回去了。”

韩淑慧放下项链,转身唤住了陆子初:“别急着回去,今天晚上你爸爸需要应酬,你陪他一起去。”

陆子初皱眉看着她,不说话。

看出儿子隐隐不悦,韩淑慧认真道:“你爸爸这两天肠胃不舒服,我担心到时候别人敬酒瞎起哄,你说这酒,他是喝,还是不喝?你陪他一起去,我比较放心。”

韩淑慧话已至此,陆子初又能说什么?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下楼找陆昌平去了。

这天晚上,似乎每个人都很忙,陆子初陪父亲出席酒局,在饭桌上浅笑言谈;韩愈公司即将上市,通宵忙工作;阿笙接受刘依依家人盛情邀请,晚上和刘依依同宿一床,说了半宿话,最后累了,默契停止谈话,双双入眠;许飞望着刘依依熄灯的窗户,失眠大半宿;也有这么一个人,为了营造惊喜,此刻正在三万英尺高空上……

……

回家第二天,许飞和刘依依帮阿笙收拾房子,半年没住人,家里蒙了薄薄一层浮灰,阿笙感慨万千。

进屋,爷爷和***黑白照片摆放在桌案上,笑容亲切。触及眼帘,润s-hi了阿笙的眼睛。

许飞拍拍她的肩:“你可别哭,不是还有我们吗?”

阿笙抬眸,刘依依抱着需要清洗的床单,站在门口,笑容温暖。

阿笙笑了笑,转身擦拭家具:“你以为我眼泪比水龙头还厉害吗?说来就来……”

都说岁月无情,有些人可能会慢慢淡忘在时光里,但某个回首的刹那间,却会从心里翻涌而出,永不逝去。

原来,那些以为能够遗忘的过往,那些今生再也无法相见的人,其实早已成为身体里的一部分,被岁月铸成了生命里刻骨铭心的温暖。

整整忙了一上午,中午在许飞家吃饭,许飞提前回家帮忙做菜,依依在天台上晒床单,阿笙蹲在院子里清洗锅碗瓢盆时,手机响了。

顾城打来的电话,阿笙捞起沾满泡沫的双手,随便往围裙上擦了擦,接通电话,顾城并不急着出声,阿笙还以为电话出了什么故障,“喂喂”了好几声,直到不经意间看向院门口,那里不知何时竟已站着一位男子,远远看着她,笑容温润,眉目俊秀明朗。

“你不是说,你不回家过年吗?”阿笙心里明明很高兴,却s-hi了眼角。

“想我妹妹了。”他不急不慢的说,挂断电话,提着行李,一步步走近阿笙。

抱紧她,顾城声音里带着笑意:“胖了。”

“冬衣太厚。”阿笙搂着他,也轻轻笑了起来。

“我回家过年,你高兴吗?”

“嗯。”

“看到我,高兴吗?”

“嗯。”

“半年不见,有没有想我和爸妈?”

“……想。”非常想。把脸埋在顾城胸前,因为已有液体夺眶而出。

顾城轻拍她的背,亲人相聚,顾城情绪受了感染,竟也s-hi了眼眶:“不该留你一人呆在国内。”

“我很好。”她轻声说。

顾城嘴角笑容微不可见:“我看到了,是真的很好。”

……

天台上,竹竿撑起一张张床单,凉风融在阳光里掀动着床单,温柔的亲吻着依依的脸颊。

担心床单晒干后会起褶皱,依依踮起脚尖扯着床单,水渍调皮的弹跳在她的脸上,依依觉得有点痒,微微眯着眼睛。

似乎有人上了天台,慢慢走近,依依透过床单,看着那道人影越来越清晰。

“小哥?”那样的身高,不会是阿笙,那么只能是许飞了。

风吹动,床单卷起,触及那人面容,依依瞬间呆滞,不敢置信道:“大哥。”

那人只笑,不应声。

依依皱眉,以为自己因为思念出现了幻觉,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这才掀开床单,鼓足勇气,用s-hi凉的手摸了摸男人的脸。

指腹传来淡淡的温热……

“站在你面前的人,是顾城吗?”男子在笑,阳光下笑容仿佛沾染了水汽,朦胧迷离,依依似乎看到有很多小泡泡在围着他打转。

可能在太阳下站的太久,依依脸色涨红,有些头晕目眩。

这么明朗温暖的笑容,注定是属于顾城的。

真的是他,他回国了。他之前不是对阿笙说,他不回来过年吗?她为此还难过了很久……

天很蓝,暖阳高照,一张张床单在冬风轻拂下,轻轻摆动着,依依看着忽然出现在面前的顾城,内心波澜起伏。

有些人,注定会在心中发光一辈子,在依依心中,永不消逝的并非只是经年深恋,还有他唇角的一抹笑,比任何东西都要来的真实温暖。

再见顾城,依依微笑的同时,却有眼泪夺眶而出。

她说:“大哥,你能回来,我真的很高兴。”

关于爱,命运喜欢开玩笑

更新时间:2014-5-8 12:37:57 本章字数:3235

那晚,为了迎接顾城回国,四人一起前往餐厅吃饭。

原本气氛很好,但用餐期间,顾城接了一通电话,虽然只有寥寥数语,却让场面安静了下来。

“不会是女朋友打来的电话吧?”许飞私底下喜欢开玩笑,但没想到这次还真被他蒙对了,因为顾城说:“她叫徐秋,是我大学同学,也是我交往半年的女朋友……”

“啪。”依依手中的汤勺砸落在碗里,汤水飞溅,波及胸前衣服,她今日穿着一件米色长毛呢,喝得又是酸辣汤,此刻暗色汤水点缀在米色衣服上,颜色夺目。

几人视线望过去的时候,依依已经局促起身:“我先回去换身衣服,你们慢慢吃,不用等我,你们刚才喝了不少酒,我回去正好可以煮茶等你们回来……钕”

她语速很快,说了长长一段话,也许连她自己也没意识到她都说了些什么,眼睛望着桌上那碗酸辣汤,眼睛眨动着,似乎在抑制着什么东西。

“依依——”阿笙见依依快步离开,连忙起身,却被许飞抓住手腕,他在笑,但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笑意,他侧眸看了一眼顾城:“你去看看她,她从小就听你的话。”

顾城抬眸,看了一眼许飞,继续低头把事先盛好的酸辣汤喝好,这才起身,拿起外套,离开了凄。

顾城离开后,许飞动手给阿笙盛了一碗汤,“发什么愣,再不喝,该凉了。”

阿笙不笨,事实上心如明镜,四人饭桌,心思波诡云谲的人却有三个。

顾城有女友,依依反应这么大,许飞镇定,顾城平静……

阿笙扯了扯唇,放松身体,靠着椅背:“其实你一直都知道,依依喜欢的那个人是我哥哥吧!”

这是陈述,不是疑问。

……

依依没有回家换衣服,而是去了顾家,煮茶,看着袅袅升起的白烟,神情恍惚。

门口传来敲门声,她去开门,看到顾城,并不意外,笑了笑:“你先坐,茶马上就煮好了。”

转身走进厨房,顾城站在客厅里犹豫了一会儿,这才走到厨房门口,看着依依的背影欲言又止,不说话,也不走近。

最先打破沉默的那个人是依依,背对着顾城,依依声音很轻:“你知道的,我房间里长年累月都会挂着一本日历,小时候,我希望自己能够快点长大,等我长大了,你就不会把我当妹妹和小孩子来对待。我每天放学都会看一眼日历,数着自己还有多久才能长大。可什么时候才算长大呢?18岁生日。”

依依低头,咬了一下唇,“我那天跟你表白,紧张、不安、期待、恐惧……担心你会把我的表白当成一种负担,为此排斥,远离我,我不想和你之间连兄妹也不能做,所以多年来,我小心翼翼的克制着自己。你要去美国,我不舍,却强颜欢笑,你走的那天,我把你送到院门口,看着你的背影一点点的消失不见,我觉得我把你弄丢了。那天我躲在房间里,哭了一整天,爸妈以为我是不舍得你这个好大哥,又怎么知道,我是舍不得一个叫顾城的男人。”

说到这里,依依转身看着顾城,看着他英俊干净的脸庞上,微微蹙起的眉,依依心里苦笑,他应该是真的只把她当妹妹来看待吧!

“我那么渴望长大,可今天晚上我却很希望能够回到童年,那时候我们很天真,无忧无虑,刚开始学习写字,我写数字‘2’,却总是把它写成‘N’,妈妈教我很久,可我还是写不好,最后妈妈生气了,把我作业本撕了,铅笔也掰断了,我哭的泣不成声,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笨了。你听到哭声来我家看我,教我写字。多么神奇,妈妈教我那么多遍,我都写不好,可你一来,只教了我一次,我就写对了……”依依深吸一口气,停顿了下说:“上学那天,我第一次过马路,是你牵着我和阿笙的手,走到了马路对面。第二次过马路,你站在我和阿笙身后,护着我们过马路,第三次……”

依依笑了,那笑伴随着伤痛:“这些记忆都有些年代久远了,我曾以为伴随着长大,有一天我会模糊这些记忆,但没想到,跟你讲这些的时候,它们依旧很清晰,我看到了旧时光的离去,却忽略了它经过我身边时,早已刻在了我脑海里。”

顾城一双眸子,很黑,也很静,就那么沉沉的看着依依:“依依,任何一个人的青春都装满了无奈和疼痛,每个人都希望生活可以过得简单而快乐,但却忘了,生活原本就是在不停的制造问题,你是我妹妹,一辈子都是。”

“一辈子?人的一辈子能有多长?”依依语气轻柔,没有委屈,也没有埋怨,仿佛回到童年,无忧无虑的跟顾城说着话。

厨房里水壶声响越来越大,传进耳中,好比一颗心,躁动不堪。

依依想,她应该离开了,要不然这种坏情绪尽数暴露人前,只会让顾城越发讨厌她,她喜欢他那么多年,怎么能让他讨厌她呢?

经过顾城身边时,她说:“大哥,我早该想到,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如果喜欢我,我又怎会感觉不出来呢?是我把爱情想得太简单了。”

顾城抿紧薄唇,任由依依跟他擦肩而过。他和依依擦肩而过,又岂是只有这么一次。

依依离开了,院子里灯光略显昏暗,走到灯光通明处,她看着地上的影子,仿佛天台上常年无人收拾的晾衣竿,影子拖拽的很长,透着荒凉。

……

阿笙回来时,顾城正把衣服从行李箱里拿出来,放在床上,一件件整理着。

衣服被阿笙夺走,顺势坐在床上,她说:“叠得不对,容易起褶。”

顾城笑,坐在一旁,索x_ing放手罢工,看着她叠衣服,她有一双巧手,衣服叠得很好,整齐又美观。

阿笙问:“爸妈身体好吗?”

“好。”

“你好吗?”

顾城笑了笑:“好。”

阿笙垂眸:“你知道的,我问得不是身体。”

“……”顾城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顾笙说:“我不是一个好妹妹,对情感比较迟钝,有些后知后觉,我竟不知道,你一直都把依依放在心里。”

“好了,阿笙,别说了。”顾城抱住阿笙,下巴支在她肩头,同她一起望着室内某一角发呆。

这才意识到,顾家老宅到了晚上,竟出奇的空旷。

阿笙轻叹:“你心里既然有依依,为什么不说呢?”

顾城缓缓说道:“出国前,我原本想对依依说些什么,但她那时候正在念高中,我担心她会分心;后来高考结束,我以为我终于能对她说些什么的时候,许飞对我说,他喜欢依依很多年……”顾城沉默片刻,这才叹声道:“我们一起长大,感情深厚,许飞就跟我亲弟弟一样,我不能为了跟依依在一起,伤害许飞。”

阿笙心一紧,不期然想到了陆子初和韩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