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 浪漫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作者:云檀(8)

来源:热门小文章 时间:2020年09月04日

就连校长也曾问过此事,尤其是今年,听说有教授有意试探顾笙,出题刁钻,这姑娘倒好,轻轻松松答卷,最早一个走出考场,教授回去后,迫不及待的改卷,然后泄气丢笔,又是一个华丽丽的80分。

欺负人啊!

教导主任坐在沙发上,跟顾笙一起回忆他的高中生涯,说他那时候为了考进大学,高三天天淹没在题海里,几乎每隔几天就要考一次试,月考、期中、期末、一模、二模……高中三年压榨着他的世界,为了考大学,他只能任由世界转变成狭小的空间。后来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那时候孩子命苦,一旦大学毕业,找到好工作就可以改变一生的命运。于是刻苦学习,争取每科成绩都能成为最优,因为毕业后,学业成绩很重要,现在很多律师事务所来学校挖人,最先看的就是成绩……

最后,教导主任话锋一转:“小顾啊!你成绩是很好,但你是不是还可以表现更突出一些,今天跟你说这番话,无非是盼着你今后能够在这行有个好前途,好发展。”说着,主任拍拍顾笙的肩,语重心长道:“你这孩子我看出来,潜力不凡,值得好好培养,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阿笙笑容乖顺,抬眸,无意中对上陆子初的视线,一双眸子,沉静深邃,当他凝望阿笙时,仿佛能够照透她的内心。

阿笙一时竟忘了移开视线,恰逢有教授敲了敲房门:“主任,能出来一下吗?我有事找你。”

主任起身时,对阿笙笑着说:“你再坐一会儿,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阿笙只得起身,目送主任离开。

那边,陆子初跟助教商量完工作,助教也离开了,于是宽阔的办公室里转眼间只剩下陆子初和顾笙两个人。

气氛尤为沉寂。

陆子初静静的倚在窗边,低头翻看着考卷,轮廓清晰,脸孔清隽,窗户开着,有风吹进来,轻轻刮动着他手中的考卷。

阿笙不期然想起一句话:太多人被时光埋没损毁,唯有他,饱经时光厚待。

专注阅卷的某人,微微抬眸,眼神清澈动人,触及阿笙目光,没有移开,反而盯着她。

她坐在沙发上,面容静好,嘴角挂着浅浅微笑,略显虚伪。

“哗啦”一声响,某人合上手中试卷,出门前,一句话冷冷的抛了过来:“顾笙,你打算抱着80分,度完整个大学生涯吗?”

声还在,人已走远,阿笙嘴角笑容收敛,她只是想要安于现状,但目前看来,似乎很难。

……

周二刑法课堂上,陆子初讲到了一起刑事案件,原告方控告被告杀人,被告自首后却开始翻供,否认杀人,如果被告委托在座学生为他进行无罪辩护的话,学生应该怎么做。

于是一节课,开始围绕怎么辩护展开了热烈讨论和回答。

508宿舍的人,除了顾笙,几乎都起来畅舒己见,陆子初并未发表意见,眸光一转,看向顾笙,修长手指朝她指去,傲气逼人。

阿笙万万没想到,陆子初会点名让她起来回答问题。

楚楚也没想到,拿着笔在指尖转动着,侧眸看向顾笙,她倒想看看顾笙是怎么回答问题的。

众目睽睽之下,阿笙语言似乎变得很迟钝。

“在当事人自首的前提下,我……”

阿笙的话被陆子初打断,看着顾笙,话锋犀利:“我想知道,在你眼中,你当事人究竟是有罪,还是无罪?”

阿笙心里一咯噔:“无罪。”

脑子这才清醒过来,知道自己犯了大忌,果然……

陆子初淡漠声缓缓响起:“自首代表着有罪,当你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当事人自首’五个字时,就代表在你心里,你的当事人是有罪的。身为当事人辩护律师,既然要进行无罪辩护,怎么能在法庭上犯下这么愚蠢的错误。”

这话还真不是一般的狠,学生们纷纷望着顾笙,不敢吭声,陆子初教书半年来,什么时候见他这么严厉过。

他说顾笙犯下这么愚蠢的错误,好比直接说顾笙很愚蠢,太伤人了。

阿笙呼吸停滞,脸当时就红了,无地自容吗?女孩哪有不要面子的。

楚楚笑了笑,放下手中的圆珠笔,举起手……

课堂上,楚楚侃侃而谈,江宁拉了拉阿笙的手臂,待她坐下,小声安慰顾笙:“别放在心上,好多同学都说‘当事人自首’五个字,我看陆子初是想杀一儆百,并非有意说你……”

阿笙坐在位子上,默默无语,现在的问题不是“杀一儆百”,也不是陆子初是不是刻意针对她,而是……

陆子初说得对,她犯了一个极其愚蠢的错误。

那天上午,楚楚分析案件条理清晰,头头是道;陆子初虽然没有说些什么,但能够看得出来,他对楚楚的回答还是很满意的。

一堂课临近尾声,男子眸光似是不经意望向室内某一处,那里有少女默然静坐,垂眸看着课本,就那么坐了半堂课,纸页好像还停留在最初那一页,未曾翻动过……

男子微微拧眉,布置课后作业,提前下课。

……

阿笙收拾课本的时候,508舍友纷纷过来安慰她,也不多话,拍了拍她的肩:“走,姐姐请你吃肉去。”

阿笙笑了笑:“我没事。”她真的没事。

外面有人拦着楚楚,手里拿着一束花,如此张扬,吸引了很多来往学生停驻围观。

“有什么可看的?无聊透顶。”美女相斥,江宁拉着阿笙直接离开。

关童童在身后嘟囔道:“你忘了别人追求你那会儿,比楚楚追求者更无聊。”

薛明珠抱着书,紧随其后:“如果有很多男人追求一个女人,只能说明这个女人很有魅力,各方面都很优秀。”

前面,江宁凉凉开口:“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女人深谙男人心理,所以才能百战不殆。”

孤立,被伤害也是一种成长【4000】

更新时间:2014-5-9 15:28:48 本章字数:4503

有人说,这世上美女有很多,但总体上却分两种:一种是让男女都喜欢她;另一种美女,男人喜欢,但女人却不喜欢。

前者很难,如果这个美女不是真的品x_ing善良的话;那么她一定做事八面玲珑,极有手段。

楚楚是前者,江宁是后者。

这边楚楚和江宁在班里自持美貌,每日私下讥讽,那边阿笙也没闲着。

如果有人问顾笙在哪里?去图书馆或是自习室找她准没错钕。

自从上大学之后,阿笙停留最多的地方就是图书馆,什么书她都看,并非所有书都对她有用,但谁又能知道,哪本书以后会对她有用呢?

爷爷曾经对她说过:“法律是门大学问,但真正能在法庭上救人x_ing命的,很多时候只是一句话,想要救人,成为一名好律师,只能事先把自己投身在书海里。”

许飞有一次来图书馆,已经是凌晨三点了,看到阿笙,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走近才发现真的是她桥。

阿笙读书用功,许飞是知道的,但从未见她这么用功过。

原本想摇醒她,终是收回手,把外套披在她身上,坐在她身边,守了一夜,天亮了才离开。

天亮,阿笙浑然不觉许飞来过,站起身,伸展酸痛的手臂,看了看时间,不敢久待,抱着课本,回到宿舍,舍友们都起床了,看到阿笙,吃了一惊。

关童童皱眉道:“你别告诉我,你现在才从图书馆回来。”

江宁说:“完了完了,陆子初害人不浅,阿笙八成是受刺激了。”

薛明珠刷完牙走进来,“我看你是不要命了。”

“你那么在乎他的话干什么?从小到大我们身为学生,被老师课堂训斥,类似这样的事情,难道还少吗?”

最后这句话是江宁说的,阿笙挤牙膏动作微滞,她如今这样,是因为在乎陆子初吗?

……

03级学生都知道,陆子初有意忽视顾笙的存在。

讲台上,男子眼神成熟沉静,每当提出犀利问题时,人人寒蝉若惊,但这并不影响学生答题热情。

学生之所以这么踊跃答题,课堂积极应对,是因为这学期课堂表现也列入学分之内。

每次学生举手,其中必有阿笙,但就是这样一个她,却被陆子初无视了整整一个多月。

难过吗?怎会不难过?她辛辛苦苦泡在图书馆里,只差没把图书馆当成第二个宿舍了,她想要的是什么?是陆子初的公平对待,而不是一味漠视。

火车站,他还尚且留有温情;过完年,变脸速度比翻书还快,她私底下找过原因,无非是因为年三十忘了给他发短信,她已经道歉了……可是,像陆子初这样的人,他真得会因为一条迟来的短信公报私仇吗?

这堂课结束,又被忽视的阿笙,在同学饱含同情的目光里,抱着书,试图追上离开教室的陆子初。

男子背影挺拔修长,只有咫尺距离,她却停下了脚步,就那么看着他的背影,一点点的消失在她的视线之内。

……

转眼间到了4月中旬,原本人缘极好的阿笙,却在一夕间和508舍友之间的关系降至冰点。

那天正上着课,阿笙手机在口袋里震动着,许飞同学说许飞打篮球脚踝受伤,目前在医疗室,让她下课后去看看他。

这堂课,阿笙听得心不在焉,反正陆子初也不会提问她,熬完一节课,收拾课本,紧随陆子初身后出了门。

这两人,是真正意义上的擦肩而过,陆子初站在原地,空气里似乎还残留着她跑过时,余留下的发间清香,淡淡的薰衣Cao味道,如同她这个人。

她……竟对他视而不见。

闹情绪,还是……他对她来说,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大学教授?

“子初哥,我爸爸这周末想请你去我家吃饭,让我来问问你,这周末你有没有时间?”身后传来楚楚的声音。

回头,有女子抱着课本,亭亭玉立,笑意融融的看着他。

“周末比较忙,下次吧!”转身,人已走远。

有同学待陆子初走远,这才站在楚楚身边,“啧啧”道:“太羡慕你了,私底下还可以跟陆老师常常见面。”

待陆子初消失,楚楚这才收回目光,嘴角微勾,去了图书馆。

私下常常见面算什么?她要的是相伴一生。

……

那天,阿笙回到宿舍,508舍友们都对阿笙摆上了冷脸色,看到她进来,几人该说说,该笑笑,完全把她孤立在谈话之外。

这样的谈话,并不见得阿笙有兴趣参与,她x_ing子淡,没有主动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想来纵使她问了,也不会有人主动搭理她。

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到头来欢笑的是她们,尴尬的那个人只有她。

阿笙起身去了阳台,阳光和煦,适合洗头。

阿笙洗头的时候,洗发水流进眼里,于是眼角渗出眼泪来,她低着头,有水珠一滴滴的砸落在水盆里。

她觉得,她之所以会觉得伤感,是因为她想起了n_ain_ai。

阳光洒落院落,每当她洗完头,n_ain_ai总会让她坐在小板凳上,给她梳头……

老太太笑眯眯道:“今天开家长会,老师说你在学校人缘很好,你说说看,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我小孙女呢!”

她有些不好意思,傻气的抠着手指:“我也不知道。”

童年稚嫩,那时候的她又怎会想到有一天她会面临这番困局。

……

大二下学期课题增加,往往是四个人组成一个小组,然后对课题展开讨论,课堂上集体回答。

往常都是508一起研究课题的,但如今……阿笙一人。

其他同学因为事先不知,所以早已组好团队,下课后聚集在一起读书,看到孤零零抱着课本进出图书馆的阿笙,好奇道:“阿笙,我刚看到江宁她们在医学院图书馆查资料,你怎么还没去?”

阿笙笑了笑:“我还有事。”

她越来越害怕回宿舍,有时候坐在c.ao场上,独自温书,没有课的时候,能呆上一上午,或是一下午。

陆子初有时候从c.ao场经过,看到她坐在那里,仿佛外界喧嚣都跟她无关,看书累的时候,她会把书盖在脸上,就那么躺在Cao地上,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很久都没有再动过。

“陆老师,你在看什么?”有教授问他。

他这才回神,竟失神看了她很久。

……

阿笙依然是阿笙,面对同学,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好像诸事云淡风轻。

许飞最先发现了异常,餐厅吃饭,观察了好几次,江宁她们独坐一桌,阿笙吃饭的时候通常都会很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