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小说

【好文】【百世轮迴】(第十六回)天赐赴美

来源:热门小文章 时间:2022年06月20日

【百世轮迴】(第十六回)天赐赴美

(第十六回)天赐赴美

T大校园内的篮球场,每个篮球架下都有不少人。其中自然是以T大的学生

居多,但也不乏居住在附近的人,以及其他学校的学生。

除了少数的几个篮球场上,正在进行的是正规的五对五全场比赛之外,大部

分的篮球架都是玩着所谓的三对三「斗牛」的游戏。这些篮球架彼此是独立分离

的,你想在这玩只要组一队,然后和场中的队伍或是在场下等待的队伍说一声就

行了。

规则也很简单,进球算一分,不管是三分球还是两分球都只算一分,先拿到

六分的就算赢;输的队伍就下场换等待的队伍。当然基本上的规则是如此,有些

细节上的如进球队持续有发球权或者是换边发球;或者改成三分球算三分,其馀

则是两分,三拿到二十一分的赢;防守方抢到篮板必须退出三分线才能进攻等等

的规则,各地均有不同,只要大家都事先说好就行。至于犯规,基本上只要持球

者喊了就算。

而此刻,在东南角的篮架旁,宋天赐与萧白节就站在场边等着。

原来,萧白节即使有意结交宋天赐,但也不能老是就只是请吃饭不是?何况

吃个饭也只不过一个小时,顶多两个小时就打死了,这可不是想要进一步探明情

况的萧白节所能满足的;于是萧白节想到了那次吃饭时,宋天赐提过他是篮球校

队与系队的成员,便不时相邀宋天赐一起打球。

宋天赐对萧白节的印象也很好,觉得是个可以相交的朋友,便也尽量配合,

只要不是和他的工作时间有冲突,基本上都会答应。

萧白节经过这段日子的接触,发现宋天赐除了身体素质不像平常人之外,却

没有发现其他异常的地方;而说起他那过人的体质,真要算起来也不过就是练气

期的修士罢了。

渐渐的萧白节也就淡了心思,觉得宋天赐不可能和萧白廉有关;别说萧白廉

当初去的是中国大陆而非台湾,光是从萧白廉当初一出手便是帮自己父母、爱丽

丝、程氏兄弟筑基,而宋天赐却只是身体素质有练气期罢了,事实上体内一点真

气也无,看起来也不懂认何修真功法,和萧白廉有关连的机率实在很低……

不过这些日子下来,萧白节倒是与宋天赐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萧白节刚来

台湾还不到一个学期,妞倒是泡了不少个,朋友却没几个;而宋天赐待人诚恳,

也没有心计,更没有在知道他身世后对他曲意奉迎,让萧白节觉得他是一个可以

交往的朋友。也因此,即便萧白节认为宋天赐应该和他哥哥的无关,也仍会偶尔

找他出来打篮球。

萧白节突然凑到宋天赐耳旁道:「你看这次的怎样?还行吗?」

宋天赐闻言转头向身后瞟了一眼,没好气道:「你怎麽又换了?我觉得上次

那个比较好。」

萧白节不以为意的说道:「会吗?这次这个身材可好了,那对奶子可有F罩

杯呢!至于上次那个,别提了……一开始大家就都说好了,为什麽才不到一个月

就又变了,不准我和其他的女孩交往呢?」

宋天赐看着萧白节道:「我鄙视你……你就是一个只想和不同的女人上床的

一隻色狼。」

萧白节耸耸肩道:「我没说我不是啊……我就是真小人一个,但起码不是伪

君子啊。」

宋天赐无语的笑着摇了摇头,他还真拿萧白节没辄,两人在这方面的观念根

本就是南辕北辙。

萧白节突然拍了拍宋天赐的肩膀说道:「既然兄弟你给了我建议,我也给你

一点建议如何?」

宋天赐愕然道:「我?」

萧白节点了点头,语重心长的说道:「我自己本身是不会牴触或者看不起这

种事情,但是以现今的社会观念和台湾的法律,兄妹乱伦还是不被接受的,你和

她会走得非常辛苦的……而且,就算你自己撑得住压力,那你想过她一个女孩子

家,是不是能够承受得住社会与论的压力?」萧白节说话的同时,亦对着后方努

了努下巴。

宋天赐惊讶的张大了嘴:「你看出来了?」

萧白节夸张的说道:「拜託!以我这麽丰富的经验,你们二人虽然表面上没

有任何亲密的举动,但是那麽明显的眼神和表情,我怎麽可能看不出来……」

其实,就如同萧白节所说的,宋天赐和宋思涵在大庭广众之下,没有做出什

麽如情人般亲密的肢体动作,也不是他故意如此,只是不习惯,也觉得没必要故

意在人前晒恩爱;因此,周遭的朋友,完全没有人知道他与宋思涵的关係,只是

以为二人是感情较好的兄妹罢了。而萧白节要不是那日目击了二人的做爱场面,

也不会把二人的互动往那个方向去想,进而发现了二人的男女朋友关係。

宋天赐自然是不知此节,他还以为萧白节真是因为经验丰富而目光如炬,他

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小声的说道:「其实,我和她虽说是兄妹,却

没有真正的血缘关係……」当下简单的将自己是十年前被捡回来的事情说了。

萧白节听完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那你【好文】【百世轮迴】(第十六回)天赐赴美们两个为什麽要这麽低调?是

不想一直解释,怕麻烦吗?」

宋天赐说道:「可能也有一点吧。不过最主要的是,我和她都是低调不张扬

的个性啊,虽然没刻意隐瞒,也没有到处说的必要……」

萧白节想了想,点头道:「是这样……」

萧白节脑海忽然一闪,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麽,却又没有抓住……他正要仔细

沉思,篮球场内的其中一个队伍投进了第六分。

「换我们了。」宋天赐拍拍萧白节的肩膀说道,又转过身对一旁的人说了一

句:「补一个。」

宋天赐走到罚球线后的三分线外,和对方的球员过了球之后,将球发给萧白

节,斗牛游戏也于此刻开始……

而在不远处的草坪上,一个树荫底下,正坐着两个女孩。其中一个自然是宋

思涵,另一个则是萧白节的新任……好吧说砲友难听了点,算女友吧……不过由

于萧白节换马子的速度太快了,让我帮她取名字实在太浪费我的时间了……所以

我们就叫他F女好了。

F女轻轻拍了拍宋思涵道:「欸,妳哥他们下场了。」

正抱着书本在看的宋思涵「哦」了一声,将书本放下往场内看去,不过对篮

球没啥兴趣的她,只撑了三十秒便再度的拿起手中的书本看了起来。

F女似乎也对篮球没太大的兴趣,看了一会之后,注意力便无法集中了,她

转头看向宋思涵,好奇的看了看她从刚刚便抱着的厚重书本的封面,上面写的是

英文单字,她只认得第一个,似乎是个人名:Gray‘s。后面的单字她就看

不懂了……

F女好奇的问道:「你看的是什麽书阿?是原文书吗?」

宋思涵闻言点了点头,答道:「是教科书,格雷氏解剖学。」

「哇!……妳是T大医学系的?那可是全台第一志愿嗳!」F女本身是台北

某私立大学的学生,对于这些台湾第一学府的好学生,自然便有一种低人一等的

感觉……

「呃……还好啦……」宋思涵有些不习惯F女的恭维,尴尬的答道。

F女却是继续说道:「唉……真羡慕妳,长那麽漂亮,又会念书……」

宋思涵只好礼貌的回道:「没有啦……我才羡慕妳呢,脸蛋漂亮,身材又那

麽好……」

宋思涵在说话时亦看了F女的胸部一眼,这点她说的是实话,她确实有点羡

慕F女的上围……她在心中想着:「如果……我有这麽大的话……哥不知道会不

会喜欢?」

从二人在迎新舞会后确立关係,到现在都快期末考试了,算一算也已经有接

近一个学期的时间,而两人在肢体上的接触却仍停留在偶尔拉拉小手之上……

宋思涵是第一次谈恋爱,她也不晓得在男女朋友之间,进度该如何如何才算

是正常……却也不免有时会想,是不是自己对宋天赐的吸引力不够?如果自己有

眼前这个女生的身材,宋天赐会不会对自己……

看着F女,宋思涵又不觉想起另一个烦恼。就在昨天,陈怡君又一次要自己

帮她搓合她与萧白节二人……其实宋思涵之前便要宋天赐旁敲侧击过,得到宋天

赐回复的「三不政策」之后,她一直不敢对陈怡君说……不碰处女,光这点陈怡

君就不符合了。可是要让她怎麽跟陈怡君说?难道要她叫陈怡君先去找别的男人

破处之后,再来找萧白节?怎麽可能……

然后,还有周洁仪……

宋思涵虽然低调,但是她有了男友的喜悦与甜蜜,还是希望和两个她最亲密

的朋友分享的;问题是,周洁仪也喜欢宋天赐啊……还是和她差不多,从高中时

期就开始暗恋着他至今。

如果自己和周洁仪分享这事,不就等于在她心口插上一刀吗?和宋天赐不隐

瞒也不张扬不同,宋思涵因此可是故意连同陈怡君都一起隐瞒的,就是怕陈怡君

守不住秘密而洩漏……但是,这秘密又能守得住多久呢?

最后,便是家教的事情。宋思涵最后还是没有辞职,一方面是因为她实在不

知该如何开这个口;另一方面就是考虑到如果她现在就辞了家教的话,那学生怎

麽办?他的成绩已经不好了,找新的家教这段时间,课业势必会落下更多……

所以宋思涵决定还是等这学期结束,学校放寒假了再说。所幸最近学生的妈

妈都会在家,学生的爸爸因此也都不太敢盯着她看了,对她的态度也比较正常,

不会像之前那般有些热烈的过头,之前那两次中途睡着的事情也没有再发生。

此时在篮球场上的宋天赐与萧白节,已经各自得了二分,为了让那个补人数

的第三人有参与感,他们已经喂球给了他三、四次,却是一次都没投进,反而让

对方投进了二球,成为四比二的比分。

就在对方的士气有些上扬,想一鼓作气再下一城时,萧白节直接给了对方上

蓝的球员一个大大的火锅,并抢下了球,随手将球往外丢给站在三分线外的宋天

赐,出手进网。

宋天赐洗球,又把球给了那第三人,这次对方积极的往内切,结果不幸的被

对方赏了一个火锅盖帽,球却弹了出来,正巧落在宋天赐跟前……六比二结束,

下一队上。

接着,宋天赐和萧白节再也没下场过。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光是一

个宋天赐就已经够瞧的了,再加上一个逆天的修真者萧白节,你说这不是明摆着

欺负人吗?他们当然是不会有机会输球下场的了。

两人一直在场上打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因为宋天赐还要上班的缘故而下场

休息。

在宋天赐兄妹二人离开之后,萧白节亦带着他的F女友离开,回到了所租的

公寓,冲了个澡,拍了拍脱得只剩下内衣裤的F女挺翘的屁股,萧白节让她继续

回去看会电视,自己有事情要想一下,便一个人来到阳台沉思回想。

萧白节下午时一直觉得有什麽重要的事情遗漏了,但是到现在才有时间好好

整理脑中的思绪……萧白节俯瞰着下方霓虹初上,华灯渐起的街道,脑海中将下

午与宋天赐的对话内容一一过滤……萧白节忽然想起了宋天赐说他和宋思涵其实

并无血缘关係的那段话。

「十年前!」

萧白节终于想起了这关键的一点。

「宋天赐是十年前被他爷爷在外面捡回来的!」

怎麽会这麽巧?他的哥哥萧白廉,也是在十年前失踪的!

难道……这中间,真的有什麽关连不成?

萧白节早已放下的心思,又再次提了起来……

***    ***     ***    ***

宋思涵所担心烦恼的二件事,终于在期末考前接连爆发了。

起源呢,就是陈怡君忍不住质疑宋思涵一拖再拖的行为,问她是不是自己也

喜欢萧白节,所以藉着自己哥哥与萧白节是好朋友的身分,试图接近他;也因此

而不帮忙搓合她与萧白节二人。

宋思涵不断的说着自己绝对没有喜欢上萧白节,但是却说不出为何不帮忙搓

合的理由,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才终于把萧白节的「三不政策」说了出来。

结果这并没有令陈怡君死心,她反而觉得很荒唐,心底并不相信宋思涵所说

的话,反而觉得她一定是喜欢上萧白节而欺骗自己……于是陈怡君表面上不动声

色的接受了宋思涵的话,私底下却将萧白节约了出来。

陈怡君自然是不好意思直接询问萧白节来求证,于是她顾左右而言他,又旁

敲侧击的说宋思涵好像有点喜欢他。萧白节笑着说这绝不可能,首先以宋思涵如

此单纯,对待感情如此认真的态度,就过不了他的「三不政策」这一关,而且他

萧白节更是不会去碰自己兄弟宋天赐的女友。

萧白节看着震惊的陈怡君,好笑的问道,怎麽自己的好友和自己没血缘关係

的哥哥成为男女朋友一事,她竟然不知道?

这也怪不得萧白节多嘴,因为宋思涵只是自己单方面想要暂时瞒着自己的二

位好友,却未曾和宋天赐说起这个决定;而宋天赐也只是不主动到处说起,当初

和萧白节谈起时,态度也是随意的诉说着一个普通的事情,并没有要萧白节保守

秘密不告诉他人的说法。

所以萧白节也没多想,就自然的对陈怡君说了,结果就导致了这件事的提前

曝光,以及周洁仪在陈怡君回来之后,也被告知了此事。

陈怡君到还好,她从萧白节处知道了宋思涵并未骗她,也曾经试图要帮她,

只是对萧白节对待男女关係的态度有些失望;但周洁仪这边事情就大条了,她得

知了宋思涵竟然背着她与宋天赐成了男女朋友,二人又无血缘关係之后,一种被

好友隐瞒背叛的感觉不可控制的在心中升起……

人都是自私的。周洁仪只想到自己从高中时代,便对宋思涵掏心置腹的告诉

她自己暗恋宋天赐之事,又不只一次想要到追宋天赐;而宋思涵不只一次次的阻

止她,竟然还卑鄙的自己先行动……周洁仪觉得她无法接受与原谅宋思涵这种虚

伪的小人行径。

于是在当晚宋思涵结束了家教回到寝室之后,一场寝室的战争爆发了。宋思

涵面对周洁仪的指责,先是哑口无言,之后不管她怎麽解释自己的立场,周洁仪

都听不下去。

而陈怡君在这件事情上,因为站在旁观者的立场,比较能理解宋思涵会如此

做的理由,但是如今周洁仪确实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一方,而宋思涵却是幸福的与

宋天赐在一起的一方,陈怡君理智上理解宋思涵,在情感上却必须站在周洁仪的

那一方去安慰她。

宋思涵最后也只能委屈的缩在床上,而骂累的周洁仪,则是彻底的与她撕破

了脸,整个寝室陷入了冷战的情况之中。

至于她们的另外一位室友范晓蕾,身为大小姐的她,本来就不会在简陋的宿

舍过夜,住宿舍只是一个外在的形象,表示她也可以和一般人一样住学生宿舍,

事实上呢?除了在空堂时她偶尔会来宿舍晃一圈聊聊天之外,她和三女基本上可

说就只比点头之交好一点罢了,所以她连寝室陷入了冷战之中都不晓得,自然是

不会捲入其中了。

宋天赐很快就发现了宋思涵的状态不对,在他的追问之下,宋思涵终于趴在

他的怀中大哭,将周洁仪的事情全盘托出。

宋天赐找了周洁仪出来,诚恳的和她谈了一个下午。其实宋天赐所说的话与

宋思涵所说的也差不多,都是以宋思涵的立场和处境出发,请周洁仪设身处地的

好好想想;说起来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一样的话,出自不同的人之口,周洁

仪却能听得下去,虽然嘴巴上没有鬆口,却不时的沉思,态度上明显开始站在宋

思涵的角度来思考事情。

宋天赐最后对周洁仪说道:「妳想想在爷爷过世之后,我和思涵两个人相依

为命的情况,假设她真的把事情先告诉了妳,然后妳们约定公平竞争,我最后会

选择的是谁呢?」

最后周洁仪还是原谅了宋思涵,周洁仪在回到寝室之后,在宋思涵再次道歉

解释之中,二女最终抱头痛哭,尽释前嫌。但是即便如此,若要说二女心中一点

芥蒂也无,那是不可能的,彼此似乎再难找回当初的那种友谊了……或许,这便

是成长的代价吧。

而宋天赐在帮宋思涵解决了周洁仪事件的当天,也被部门经理叫进了经理办

公室之中。

经理先是对宋天赐这段日子以来的工作能力与成果表示了赞许,又告诉他最

近部门实在人手不足,因此在他寒假期间,将会指派给他专属负责的艺人,而不

是像之前般去配合其他的经纪人。

经理说道:「公司最近新签了一个艺人,名字叫作泰勒,目前人在LA,台

湾人,七岁时全家移民美国。她二年前才刚从UCLA的音乐系毕业,目前已在

当地的音乐圈小有名气,还有个「小艾莉丝」的称号……她好像有个中文名字,

我看看……嗯,叫作林雅筑。」

经理继续说道:「不过那边传回消息,说美国当地似乎有公司想要签下她,

正在与她接触,打算挖角并帮她出违约金,上面的意思是要你去一趟美国,说服

她并把她带回台湾。」

宋天赐闻言眉头皱了起来,单就市场而言,美国就不是台湾能够比的,公司

的规模也是,这显然是一个吃力不讨好,失败机率极高的一份工作……

经理看见他的表情,叹口气说道:「我知道这难度不小,但是既然美国那边

也有公司看上她,可见她确实是有潜力的,尽力争取吧!」

经理见宋天赐没有问题了,便让他下去把资料尽快准备好,好让相关人士帮

他办理护照与签证事宜。

期末考自然是不会因为这几个学生的事情而延缓脚步,还是如期的到来。

宋天赐基本上已经把大一、大二的专业书籍都看完,同时又有着过目不忘的

能力,因此这期末考对他来说几乎是没有任何压力,他反而因为要出国而不停的

紧张着在图书馆找取相关的所有资料,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离开国门。

一位图书馆管理阿姨走过宋天赐身旁,她认得这个小伙子,因为宋天赐和其

他学生不同,他不是考前临时抱佛脚的那种,而是平时就很认真,几乎每天都会

在图书馆内看到他。

图书馆阿姨发现宋天赐身旁堆着一堆美国历史与人文地里等书籍,还有洛杉

矶的地图、历史地理等各种资料,好奇之下一问,才知道宋天赐这是即将要第一

次出国,想多做事前准备之故。

阿姨有些好笑的建议宋天赐:「你还不如看看你们系上有没有在美国唸书回

来任教的教授,直接问他该做什麽准备,要注意什麽地方,总比现在无头苍蝇般

来得有效率许多。」

宋天赐在阿姨的提醒之下,蓦然想起,自己身边不就有一个现成的人选可以

询问吗?当下拍了拍自己后脑,谢过了图书馆阿姨,又把这些书籍与资料一一归

还,走出图书馆,打电话联络萧白节。

二人见面之后,萧白节得知宋天赐将去洛杉矶一行,显得非常高兴,他兴奋

的对宋天赐说:「兄弟,那地方可是我的大本营啊,我可熟了。到时我和你一起

回去,免费做你当地的导游和司机,再介绍一些朋友……呃……」

宋天赐好笑的看着萧白节,见他说到一半,突然收口不言,转为吞吞吐吐的

样子,不由出声问道:「怎麽了?」

萧白节抓了抓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刚刚想起来,我有些事不能和你

一起回去……」

原来,萧白节忽然想起,貌似老爸老妈说过,让他在这交换学生结束之前,

不准他跑回洛杉矶的。

其实这次萧白节会被楚玲给安排来台,除了说是要让他学习好中文之外,也

算是对他的一个处罚。

原因就是,之前他在洛杉矶,惹下了一个不小的麻烦……

萧白节觉得这事他也很冤枉,其实说穿了也算不上什麽大事……本来嘛,他

不就是泡上了一个校花级的美女吗?结果没想到那个USC的金髮校花美女,竟

然还是个处女,而且还说要嫁给他。

萧白节自然是不肯就此落草为家的,你说你一个西方人,怎麽就能够那麽保

守呢?萧白节通常只有遇到东方女孩时,才会特地确认对方是不是处女,他哪想

得到,据说在高中时还是处女就等于丢脸、有问题的西方人中,还会有到了大学

还是处女的美女,而且还是保守到上过了床就得娶她的地步。

结果揭晓,原来对方还是一个天才的跳级美少女,才十六岁,人家之前时间

都花在念书上了,萧白节是她的初恋。而根据加州的法律,合法的自愿性交年龄

是十八岁,也就是说,如果她的父母提告的话,萧白节是属于强姦未成年少女的

犯罪者。

为此,萧白节差点就得去坐牢了,好在最后双方家长在沟通之下和解,因为

毕竟萧白节不是强迫对方,事前也没想到女孩竟然未满十八岁;当然,最主要的

也是楚玲的道歉赔偿「很有诚意」之故。

好了,对方的家长不计较了,并且在知道萧白节风流的名声之后,反而回过

头教育自己的女儿嚷着要嫁给萧白节的想法……但是,萧龙鸣与楚玲不干了,挨

骂禁足是免不了的,然后直接就把他给送来了台湾;除了让他远离那群每天只知

吃喝玩乐的猪朋狗友之外,也算是变相的一种处罚。

萧白节自然是不好意思对宋天赐说出自己的糗事,只是对他说会去联络一下

自己的朋友,到时一定会找人充当他的嚮导。

相对于萧白节的态度,宋思涵在知道宋天赐将要赴美一事之后,情绪自然显

得有些低落;不过她也知道宋天赐是不得已的,而两人来日方长,故除了小小的

抱怨之外,也未有太大的反弹。

期末考考完之后,宋天赐终于在萧白节与宋思涵二人的送行之下,搭上了飞

往美国的班机。

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宋天赐终于抵达了美国的洛杉矶;而由于萧白节

的安排,宋天赐已对公司方面说明,不需要派公司在当地的星探来接机,而只是

向公司要了他的联络方式。

通过了海关的盘问与行李检查,宋天赐步出了闸门,便看见了二位少女举着

一个写着他名字的纸板,连忙拖着行李走了过去。

二个少女的装扮很像,戴着一样的棒球帽,穿着一样的T恤,一样的穿着紧

身牛仔裤;不同的是一个看肤色脸孔是东方人,而另一个一头的金髮与白色的皮

肤,显然是西方人。

金髮的少女将帽沿压得很低,宋天赐看不清楚她的脸孔,东方女孩的帽子则

是正常的戴着,而她也是举着纸板的那一位。

宋天赐走到二女的身前,对她们点头微笑道:「你好,我是宋天赐;妳应该

就是白节的妹妹薇茹了吧?」

薇茹闻言将手中的板子放下说道:「嗯,你好,我是萧薇茹。这位是……」

旁边的金髮少女主动伸出手道:「你好,我是萧宝钏。」

宋天赐没想到这样一位的金髮少女,竟然会说出这麽标准流利的中文,还取

了一个中文名字。顿时愣了一下,才连忙伸出手与对方相握。

萧薇茹见状笑道:「吓到了吧……你一定没想到,我大嫂的中文竟然说的这

麽好吧?」

宋天赐苦笑着点头,同时又被这年轻少女竟然已经结婚而感到惊讶;他同时

想起萧白节只提过他有一个失踪的大哥,却没说过他还有一个大嫂。

没错,这位金髮少女,就是应该在全美巡迴演唱中的艾莉丝。

艾莉丝最近正好在加州巡迴,原本她今日正好有时间,想要找萧薇茹一起出

来从事逛街或是看电影之类的休閒活动,却听萧薇茹说不行,因为她必须接待一

位二哥在台湾新交的朋友。

艾莉丝与萧薇茹其实心中都对萧白节交的那群损友不是很感冒,不过艾莉丝

听到萧薇茹说,这次萧白节非常郑重而严肃的交代她一定要好好对待这位朋友,

不要怠慢他的时候,心中和萧薇茹一样,对这位朋友升起了好奇,因为萧白节对

待他那群损友的态度,一直以来都是很随便的,不会像这次一样,还特地交代萧

薇茹要好好对待人家。

于是便演变成如今这样,艾莉丝陪同萧薇茹一起出现在机场接机的情况。这

要是让美国好莱坞的狗仔知道了,肯定又是一个八卦封面,所以艾莉丝才会将帽

子压得很低,避免被人看见脸孔而认出她来。

此时一见之下,虽然对宋天赐很平常的外表和穿着有些小失望,不过宋天赐

朴实的穿着和平和的态度,确实是和萧白节以往所交的那些朋友不同,二女虽不

至于对他产生什麽好感,却也不会像对萧白节其他朋友一般产生厌恶或印象不佳

的感觉。

而宋天赐如果知道,萧白节的大嫂竟然是艾莉丝的话,想必又会再次惊讶无

比吧?

宋天赐在二女的带领下离开了机场,然后又被萧薇茹的车子雷了一下,因为

她一个看起来弱不惊风的少女,开的竟然是这麽大一台的改装皮卡车。

然而,过了不久,当萧薇茹将车开到了家中时,宋天赐彻底无语了……

他已经知道萧白节家境不错,却不知他家有钱到了这个地步!他总算知道什

麽叫做豪宅了。

二女见宋天赐虽然露出惊讶的表情,却没有因此而出现对她们唯唯诺诺或者

巴结奉承的态度,不禁在心中暗暗点头,看样子萧白节这次总算交了一个值得深

交的朋友了。

萧薇茹让佣人将宋天赐的行李拿到客房去,又问宋天赐是要休息还是要跟二

女一起出去逛逛;宋天赐思考片刻之后,对她们稍微解释了一下这次来美国的目

的,又说道想要借个电话,联络一下公司的人了解情况。

二女见宋天赐一副打算立即投入工作的模样,又再度惊讶与高看了他一些;

想不到他与一向懒散的萧白节不同,竟然不打算休息,也拒绝了陪二位美少女一

起逛街的诱惑,还真不简单。

萧薇茹和艾莉丝不约而同的对宋天赐又提起一丝兴趣,二人对视一眼,萧薇

茹当即表明电话放置之处,并说看约在哪见面,她可以载他过去。

宋天赐感激的道谢之后,才拿起电话拨了出去,不一会便与对方约好了见面

的地点,宋天赐也不拿笔抄下住址,直接在听完之后,便将地址告诉了萧薇茹,

问她知不知道地方。

二女听见宋天赐口中说出一长串的英文地址,又是暗暗吒舌,这人的记忆力

和英文不错啊……

萧薇茹又开车载着宋天赐到了约定的饭店,宋天赐与那位星探见面之后,便

开始询问起目前的情况,而当他听见对那位泰勒也有兴趣的公司,竟然是华纳唱

片之后,心中凉了半截。

由于宋天赐是要谈公事,萧薇茹与艾莉丝自然是坐在旁边的另外一桌,而宋

天赐也并未对星探介绍她们,所以星探并不知道宋天赐与坐在隔壁桌的二女是认

识的。

而坐在一旁的二女则是互相对视了一眼。以她们两个修真者的能力,二人的

对话虽然不大声,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萧薇茹低声对艾莉丝说道:「大嫂,这件事情好像是妳说一句话的事情;妳

会帮他吗?」

艾莉丝亦低声回答:「先看看情况怎麽样再说……」

星探最后留下了一个文件袋之后便离去了。而宋天赐则是拿出里面的资料看

了起来,浑然忘了隔壁桌的二女。一直到宋天赐将手中的资料看过一遍,无意间

转过头对上二女似笑非笑的眼神时,方才恍然大悟的连连致歉……

最后二女还是打消了逛街的打算,萧薇茹开着车子将宋天赐载回家中,由于

时差的关係,宋天赐也觉得有些困了,吃过丰盛的晚餐之后,便早早的回到客房

睡下。

第二天,宋天赐联络上了这位叫作泰勒的女孩,在UCLA附近的一间小型

的音乐工作室内,见到了第一面……即便宋思涵已经是一位很漂亮的女子了,但

是在第一眼见到泰勒时,宋天赐仍有一种惊豔的感觉。

其实两人的美貌应该是不分轩轾的,但怎麽说呢……眼前的这个女子给宋天

赐一种灵气逼人的感觉……尤其是当她那清澈无暇,似乎能直视人心的双眼望来

时,宋天赐有一种全身上下都被她看透看穿的感觉。

「妳好,我叫宋天赐,是天晶娱乐所指派给妳的经纪人。」宋天赐礼貌的自

我介绍道,同时伸出了右手。

泰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伸出手与宋天赐相握:「你好,我是泰勒,你也可

以叫我的中文名,林雅筑。」

宋天赐不知道她的中文怎麽样,所以一开始用的是英文,没想到林雅筑却是

用中文回应,让宋天赐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但是随后二人的交谈,让宋天赐直想

骂娘。

公司的人是白痴吗?因为据泰勒的说法,所谓的签约,其实是公司的星探忽

悠了林雅筑的父亲,约也是她老爸所签下的名字。这在法律上根本就不承认啊,

还违约金……

宋天赐不知道台湾的经理与上层的人知不知道此事,是也被这的星探给忽悠

了呢,还是其实是知道一切,只是让他出来当砲灰的。宋天赐又问了华纳方所给

出的条件,果然,远远不是台湾的天晶娱乐所能比拟的……

事情至此,已几乎可以确定,没有任何希望了。

不过,宋天赐随后得知,华纳唱片目前将重心放在英文歌曲的筹备之上,短

期内并没有帮林雅筑出国语专辑时,他的心【好文】【百世轮迴】(第十六回)天赐赴美中又出现了一道署光。

这本来就是宋天赐昨晚左思右想之后,所得出的唯一有可能打动林雅筑的地

方,现在听见果然和他猜测的一样,立刻在这点上不断的游说林雅筑,希望她能

把国语唱片的市场交给天晶娱乐来做。

林雅筑思考了一会之后,终于答应联络一个三方见面的会议,因为林雅筑与

华纳唱片所签订的合约,是全球的代理发行权。

萧薇茹这位美少女司机,在回程的路上问了宋天赐谈得如何,宋天赐苦笑着

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了她,同时说着他不认为华纳一方会愿意将华语市场就这样让

给天晶娱乐,即便他们因为精力不足,短期内不去碰,并不代表他们永远都不会

去动那块大饼。

萧薇茹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宋天赐,见他似乎没有因为这样就完全

放弃,还是打算尽最后的努力;心中不禁泛起想要帮帮他的念头,而若有所思的

想着,似乎……艾利丝就是华纳的歌手……

【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