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 总裁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作者:云檀(1)

来源:热门小文章 时间:2020年07月02日

书籍介绍:

商业奇才陆子初有个众所周知的怪癖。

陆氏集团旗下有个赫赫有名的模特公司,一年四季,每隔三个月,一定会有当季新潮婚纱面世。

那些穿着婚纱,行走T台的模特们有着共同的标志:眉眼笑意清浅,气质宜室宜家。

只有这个时候,眉眼寡淡的陆先生才会偶露笑意。

有人猜测:“陆先生心里一定藏着一个女人,并且经年不忘。”

***

谁都没有想到,后来的某天,他会把一个女疯子带到身边悉心照顾。

有同学说:“六年前,他们是大学恋人,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能待她如初。男人痴情如此,当真不易。”

他唤她:“阿笙。”细心呵护,百般照拂。

后来有人明白:想要讨好陆子初,务必要先讨好阿笙。

***

后来,有人曝光了阿笙的婚姻状况:已婚,夫,美籍华人。

一片哗然。

众人抨击陆子初和阿笙。

她怯怯的抓着他衣袖,他把她护在怀里:“别怕。”

有人说,陆子初疯了,为了一个疯女人,竟然自甘堕落,不惜身败名裂。

***

哥哥顾城对阿笙说:“他不可能再爱你,你若清醒也绝对不会再爱他。”

一场车祸,逐渐揭开那些被时光掩埋的秘密。彼时她已清醒,沉静如故:“子初,有时候疯癫度日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他哭,她笑。原来在爱情的世界里,她和他都是不折不扣的疯子。

【现实篇】

有女扇了阿笙一巴掌,被陆先生知道了。

陆先生对阿笙循循善诱:“还回去,两清。”

阿笙心善垂头不动,陆先生从身后拥着她,柔声道:“手伸平。”

阿笙手伸平,陆先生握着阿笙的手,对着呆立在地的女人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吓坏了阿笙,陆先生笑容浅淡:“解气吗?”

阿笙害怕他再让她打人,连忙点头。

陆先生笑了。

【回忆篇】

书房里,阿笙吟诵泰戈尔的诗集:“我们一度梦见彼此是陌生人,醒来时却发现彼此是相亲相爱的。”

她侧眸问他是否认同这句话。

“不认同。”陆先生从电脑前移开视线,“我梦见你的时候,你不是陌生人。我也不会因为一个陌生人,在大清早用手解决我的生理欲望。”

“……”阿笙沉默。还真是,没办法交流啊!

***

风格:正剧

结局:开放式

情节:别后重逢

男主:深不可测型

女主:淑女型

背景:现代生活

------章节内容开始-------

阁楼上的疯女人

更新时间:2014-4-28 11:37:26 本章字数:1796

【题记】

泰戈尔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翱翔天际,一个却深潜海底。”

在陆子初和顾笙的世界里,陆子初是飞鸟,顾笙是鱼;陆子初翱翔天际,顾笙深潜海底。

【正文】

阁楼光线昏暗,看起来有些y-in森可怖。

顾笙扶着陈旧的家具,一步步走到窗前,她最近胃口很差,没有按时进食,身体太过虚弱,走几步就会气喘吁吁。

窗户被铁条钉的严严实实,只因最初搬到这里的时候,顾笙打破窗户玻璃,试图从三层高的阁楼上跳下去找她的陆子初。家人吓坏了,当天就封了这扇窗户。

顾笙听着敲敲打打的声音,她很害怕,缩在墙角里,掩面嚎啕大哭……他们夺走了她的期望。

大四那年,顾笙21岁。陆子初对她说:“阿笙,你先回美国,最迟半年,我去找你,你等我。”

后来呢?后来的事情顾笙都忘了。

21岁那年,顾笙在美国出了一场车祸,一病六年,近乎病态的想念一个叫陆子初的男人,天天念叨着他会来接她,浑浑噩噩的活着,所有人都说她疯了。

最初,她还会跟别人说:“我不是疯子。”

“每个疯子都不承认自己是疯子。”

他们眼神太冷,顾笙望着窗外,任由悲喜淹没在一方天地里。

在房间里关的时间太久,后来顾笙真的疯了,痴痴傻傻,今夕不知明日,病了五年,近年才有所好转,意识开始慢慢恢复清醒。

有关于过往,21岁之前被顾笙铭记;21岁之后被顾笙遗忘。

不再吃药,她怕她会忘了陆子初,好在她比以前安份了许多,家人不再管她。他们有自己的人生要走,有谁会太过关注一个疯子的感情世界。

2月末,西雅图春暖花开,明媚的阳光被窗户上深嵌的铁条撕裂成摇曳的光束。

顾笙伸出手,手心明晃晃的,她的表情有些木然,缓缓握紧光束,然后再颤颤的松开。她笑了,还好,温暖还在。

她已经很久没有再说过话了,每天就这么呆呆的坐在阁楼里。

有时候她会想,如果陆子初来接她,也许她会语气轻松的跟他打招呼:“嗨,陆子初,好久不见。”

但她很快又落寞的笑了,一别6年,顾家从旧金山搬到了西雅图,他还能再找到她吗?他是否还记得她?

也许,早已忘了她吧!

楼下客厅里响起电视声,她站在原地,静静听了一会儿,好像是NBA球赛直播,她记得陆子初很喜欢篮球赛,他此刻也在看球赛直播吗?

此时,陆子初的确在看NBA球赛直播,不过不是在电视机前,而是在纽约现场。

当晚有媒体报道:著名模特卡尔和中国房地产富豪陆子初观看NBA球赛,举止亲密,被疑暗中秘密交往……

绯闻,陆先生在纽约

更新时间:2014-4-28 11:37:26 本章字数:1835

美国,纽约。

2月末的纽约,阳光还算温和,但陆子初的手和脚却有些凉。

女秘书见老板走出酒店,已经眼明手快的打开了后座车门。

细算下来,向露跟在陆子初身边已经有五年了。身为老板,陆子初对公司员工很大方,但他在日常生活细节上却极为苛刻。比如说他畏寒,所以身为秘书,向露会随时准备一只保温箱,里面装着清一色热毛巾。

向露坐上副驾驶座,关上车门,拿出一条热毛巾递向后座。

陆子初暖了一会儿,擦了擦手,指尖这才有了暖意。

向露把毛巾收好,又把经济报和娱乐报递了过去,她是有心的,今天刻意把娱乐报放在了经济报上面。

陆子初垂眸翻看报纸,向露手背碰了碰司机手臂,示意他开车。

车内一时很静。

今天八卦男女主角分别是中国富商陆子初和中美混血女模卡尔。大意无非是两人NBA赛场现身观赛,暧mei互动,恋情扑朔迷离……

仅仅看了一眼,那张娱乐报纸就被陆子初随手扔到了一旁,认真留意起经济动向,对绯闻缠身并不上心。

车行半小时左右到了酒店,在这里有一个重要会议需要陆子初现身出席。

向秘书先下了车,打开了后车门,司机这时候也下车站在了车身旁。这是规矩,给陆子初做事马虎不得。

“预订餐厅,中午我要和她共进午餐。”陆子初下车吩咐向露,整理了一下西装,迈步朝酒店走去。

向露拿出手机拨打卡尔经纪人的电话。商人、名模联手炒作,互惠互利,聪明人是不会拒绝的。

……

美国,西雅图。

临近黄昏,6岁的小女孩手中拿着一张照片,踩着楼梯匆匆上楼。

她叫顾流沙,华裔,英文昵称:Jane,中文昵称:简。

顾家楼梯很长,从下面往上面看,黑漆漆的,通向未知的尽头。其实那个未知有抵达的彼岸,那里囚禁着一个沉静如水的女人,偶尔挣扎绝望,长时间无悲无喜,被时光掩埋。

楼梯墙壁上处处可见顾家成员照片,有男主人顾行远,女主人沈雅,儿子顾城,儿媳徐秋,孙女简,惟独没有女儿顾笙的照片,就连全家福里也没有她的存在。

在顾家,顾笙是一个多余的人。

两年前,顾行远食道癌去世。

昨天早晨,沈雅翻看娱乐报,看到“陆子初”的名字,突发x_ing脑梗塞,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地。虽然救回来一条命,但现如今还在医院里躺着。

徐秋守在医院里;顾城是律师,早晨开车去医院探望母亲,然后再匆匆驱车赶往律师事务所。他负担一家老小的温饱和开销,不忙碌难成活。

“简,下来。”楼下有人开口,低沉,严肃。

顾流沙咬了咬唇,把照片装进口袋,无奈转身:“好的,爸爸。”

写给他的信,石沉大海

更新时间:2014-4-28 11:37:27 本章字数:1747

阁楼常年上着一把锁,那是顾家的禁地。

顾城准备晚餐时,顾流沙趁其不备,偷偷上了阁楼。

阁楼上有一个小暗窗,顾流沙需要踮起脚尖才能拉开铁板。

房间里摆放着一个朱红色大衣橱,年代久远,橱身斑驳,早已看不清楚它的外貌,但橱身上深嵌的大镜子却依然光滑可鉴。

借着廊檐下的光,镜子投s_h_è 出房间一角,空荡凄凉。

房间光线幽暗,顾流沙吃力的抓着小窗口,轻轻叫了一声“姑姑”,没有人应她。过了几秒,她开始改变称呼,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照片,伸到暗窗里:“顾笙,照片,你要的照片,我帮你找到了。”

窗口终于出现了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清冷透彻,没有温度,毫无人气。

顾流沙并不害怕,察觉手中照片被顾笙抽走,这才把手臂从暗窗里缩了回来。

她不喜欢别人说顾笙是个女疯子。因为顾笙不会又哭又笑,更不会振振有词喋喋不休,相反的她很寡言沉默,那双美丽的眸子很多时候都是静止不动的。

如果有人发现了顾笙的存在,轻蔑的唤她疯女人,顾流沙会执拗的跟那个人解释:“我姑姑不是疯子,她只是……只是找不到那个人。”

楼梯上突兀响起的脚步声异常沉闷,顾流沙心里一咯噔,连忙抓紧时间询问顾笙:“顾笙,你写给他的信,我帮你寄出去了,可这么久了一直没有收到他的回信,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地址错了?”

声音很低,宛如孩童密谋私语,顾流沙不确定顾笙有没有听到,她只知道,铁板被无情拉下,顾城把她夹在臂弯里,转身朝楼下走去。

顾流沙挣扎求情:“爸爸,求你,放姑姑出来吧!”

顾城置若罔闻,下楼步伐加快,“放她出来只会伤人伤己,我们这是在保护她。”他不能让邻居再次把阿笙送到精神病院,是心狠,也是不忍。

“陆子初——”顾流沙想起一人,激动道:“爸爸,拜托你去找陆子初,姑姑见到他一定会好起来的。”

顾城脸色忽然y-in沉下来。

那个男人毁了阿笙,他从来都不是顾笙的救赎,而是灾难。

现如今,陆子初身为金融界权贵,睥睨商场,众人环绕,身边更是女人无数,大概早已忘记了阿笙的存在。即便记起,又能如何?他能接受现如今支离破碎的阿笙吗?

他和她早已回不到最初,那些石沉大海的信件,注定只是阿笙温暖自己的一场梦。

陆子初这种人,他们顾家惹不起,至少还能躲得起。

……

阁楼里,顾笙紧紧攥着照片,手心有些s-hi。

照片中,她依偎在他怀里,她笑得清浅明媚,他笑得宛如月光清雅。

——子初,近日我有些嗜睡,时而清醒,时而迷糊,照照镜子,好像开始有白头发了,你别嫌弃我......

相亲,陆先生喜欢泰戈尔

更新时间:2014-4-28 11:37:27 本章字数:2149

晚餐时,顾城叮嘱女儿顾流沙:“这两天你最好不要到阁楼上面去,你n_ain_ai住院这件事,不能让你姑姑知道。”

顾流沙沉默,6岁的孩子已经过早学会了倔强。无言,宣示着她的反抗。

顾城皱了眉,表情较之以往更加严肃:“我在等你的回答。”

“ok。”顾流沙一口气喝完牛n_ai,留给顾城一道小小的背影。

只余一人安坐的晚餐桌太显空旷,顾城疲惫的靠着椅背,沉沉的闭上了双眸。

漆黑的夜,有女子声音沿着旋转楼梯漂浮在室内每个角落里。

“你静静地居住在我的心里,如同满月居于夜。”

泰戈尔的诗句,顾笙最爱这一句,似是承诺,反复吟诵。

她声音平静,但一颗心早已千疮百孔,灵魂宛如她的命运颠沛流离的太远,早已不知归处……

饭菜早已变凉,顾城吸完最后一支烟,捻灭,走进厨房。

窗外,很黑。有夜风从窗缝里挤进来,稀薄中夹杂着淡淡的粘稠。

顾城端着晚餐和牛n_ai上了楼。

“哥,放我出去吧!我不闹……”

阁楼里响起顾笙的呢喃声,很轻,但却字字清晰。

顾城手指蜷缩,端着餐盘站在房门外,良久没有再动。

……

陆子初回国已经是3月初了。

3月5日中午,陆子初有约,相亲。

相亲是母亲韩淑慧一手安排的,推拒已晚,只能赴约。女方父亲在商界颇有名气,陆子初和他在一起吃过饭,既然有所往来,总不能失了礼数。

方欣看到陆子初的时候,他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面前放着一杯柠檬茶,冒着热气。

从她这个角度望过去,正好可以看到陆子初的侧脸,轮廓冷峻,只是静静的坐着,就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相亲多次,方欣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心跳加速,什么叫紧张不安。

方欣目光羞怯,把书放在餐桌一角,坐在陆子初对面:“抱歉,我刚才在书店买书,一时误了时间。”

“不妨事。”陆子初放下报纸,手指搭放在茶杯上。

方欣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敢盯着他的手指看,指节修长x_ing感,指甲修剪的很圆润。她紧张的连气也不敢出。

“喜欢泰戈尔?”

清清冷冷的声音,方欣愣了愣,终于抬眸看向陆子初,只见他深深的凝视着那本泰戈尔诗集,淡漠疏离的眼眸里竟有了柔和的光晕。

“喜欢。”方欣回答很简洁,来之前看过不少有关于陆子初的报道,他似乎偏爱女子寡言。

陆子初眉眼间竟隐隐透露着有情:“有特别喜欢的诗句吗?”

“有。”

方欣内心激动,猜测像陆子初这样的男人,究竟会偏爱哪句诗词。

想了想,这才开口:“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绝唱。”

方欣留心查看陆子初的表情,他嘴角笑容依旧,喝茶时有些漫不经心,不知在想些什么,眼神却恢复了如常淡漠。

放下杯子,陆子初声音很淡:“挺好。”

简短两个字,却让方欣意识到:相亲被她搞砸了。

彼岸,爱情邂逅6年

更新时间:2014-4-28 11:37:27 本章字数:2393

3月5日晚上,彼岸酒吧。

“彼岸”老板名字叫石涛,31岁,陆子初的同学兼好友。

石涛,外号石头,喜欢自由随x_ing的生活,人生贵在享受,周围朋友谁都没有石涛活的潇洒自在。

陆子初回国后饭局比较多,来彼岸之前,刚结束一场饭局,半瓶烈酒入腹,虽说表面依然面不改色,但确实是喝多了。

专属包间里,石涛端了一杯温水递给陆子初,忧声道:“你再这样下去,迟早会逼死自己。”

“什么?”陆子初揉着太阳x_u_e,头疼的厉害。

石涛看着陆子初直摇头,出去片刻,再进来时,手里多了一份报纸。

头刊图片,陆子初和卡尔餐厅秘密约会,虽然偷~拍角度不好,但脸部轮廓却很清晰。

陆子初瞥了一眼报纸,表情平静。

石涛问:“还在找她?”

“没有。”陆子初语气颇淡。

石涛叹气,“已经六年了,还是忘不了吗?”

“……忘了。”

陆子初语调如常,放下水杯,拿起外套:“走了。”

酒吧喧哗吵闹,石涛站在门口,看着陆子初渐渐消失的背影,失神良久。

忘了吗?

如果真的忘了,又怎么会忌讳别人在他面前提起“她”。

6年来,陆子初像个无头苍蝇,茫无目的的寻找着顾笙。

醉酒的时候,他把手臂搁放在眼睛上,长相那么好看的一个人,笑起来竟是异常的难看。

他说:“美国那么大,你让我去哪儿找你?”

他在美国,只和当红明星传绯闻,住宅固定,哪怕出行不便,却从来没有搬家的打算。

别人不知道为什么,石涛却知道原因。

顾笙消失6年,细细想来大概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顾笙不幸遇难,意外死亡。

第二种:顾笙见异思迁,爱上了别人,所以抛弃、遗忘了陆子初。

陆子初朋友们担心的是前者,害怕陆子初会接受不了打击。

顾笙朋友们担心的是后者,害怕顾笙会辜负陆子初。

T大校园,不分男女,人人都爱陆子初。

仰之,慕之。

陆子初不担心前者,也不担心后者,他利用女星名气,无非是希望顾笙能够在美国看到他。

多年前,他大病一场,梦里呢喃:“纵使你不再爱我,至少要当面跟我说清楚。只见一面,可好?”

有时候,石涛会很憎恨顾笙。

如果她还活着,怎能如此绝情避不相见?

……

司机陈煜把车停在了T大校门外,是陆子初的意思。

已是深夜,接近凌晨,校门口行人不多。

“啪”陆子初点了一支烟,车内没有开灯,烟头发出明明灭灭的光。

陈煜抿唇看向后座,陆子初的身影隐藏在黑暗里,他在拨打电话。

有手机在陆子初贴身口袋里震动着,他置若罔闻。

无人接听,有女子声音缓缓响起:“你好,我是阿笙,我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有事请留言。”

声断,口袋里的手机缓缓归于平寂。

汽车内,男子开口,呢哝不清:“开车。”

声音似有哽咽。

记忆苍白,信件在角落里唱歌

更新时间:2014-4-28 11:37:28 本章字数:2153

又过了两天,晚上陆子初尚未结束商务饭局,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他喝了点酒,为了安全起见,司机陈煜开车送他回家。

陆家宅院古色古香,进了大门,触目就是花园和偌大的荷花池塘,如果是白天,兴许还能看到池塘中畅游嬉戏的金鱼。

鹅卵石阻断了花园和池塘的亲密,穿c-h-a而过,直通陆家三层小洋楼。

韩淑慧正坐在客厅沙发上吃水果,电视里播放着年代历史剧,见陆子初走进来,也不说话,指了指一旁的沙发。

她有话跟儿子讲。

陆子初坐下后,倒了一杯水,问韩淑慧:“我爸呢?”

“老战友聚会,一时半刻回不来。”韩淑慧皱了眉,看着陆子初,难免有些不悦:“你在美国绯闻缠身,你爸听说后气的不轻,他不在家也好,免得你们吵起来,我夹在中间难做人。”

陆子初只顾喝水,并不搭腔。

韩淑慧试探道:“你觉得方小姐怎么样?”

“不合适。”大概乘车回来时,开车窗散酒气吹了风,陆子初头有些疼。

韩淑慧强压怒火,气的胸口起伏,“方欣哪里不好了?虽说方家不如我们陆家有背景,但娶儿媳妇最重要的是人品,其次才是家世。方欣那个孩子x_ing情很温顺,我看着也很喜欢……”

陆子初放下茶杯,声音不大,韩淑慧却吓了一跳,儿子虽说淡漠冷清,但却从未在她面前发过火。

陆子初起身,离开前语气生硬:“我对她没兴趣。”

韩淑慧恼了,跟在陆子初背后,愤声道:“你对谁有兴趣?顾笙吗?你还嫌那个女人把你害的不够惨吗?”

这话,如果放在以前,韩淑慧是万万不敢讲出口的,尤其还是当着陆子初的面。

今天实在是气糊涂了。

陆子初僵了步伐,脸色发白,但仅仅只有一瞬间,很快就恢复如常,神色冷淡。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看着陆子初离去的背影,韩淑慧后悔不已。

……

陆子初在外有私人住宅,单栋别墅,坐落在几年前陆氏新开发的富人小区里,房价惊人,环境清幽。

薛阿姨在陆家工作多年,虽说是保姆,却把陆子初当亲人看待,如今见他醉酒头疼,跟在陆子初身后絮絮叨叨了很久,直到陆子初拿了睡衣去洗澡,这才作罢。

薛阿姨再进来时,陆子初已经洗完澡,正站在窗前吸烟。

他穿着黑色睡衣,越发衬得身材修长,如今独立一隅,气质卓然,但骨子里却透露出令人难以忽视的冷漠疏离。

薛阿姨把茶杯放在桌上,站在原地,也不走近,迟疑片刻,这才劝道:“少吸烟,对身体不好。”

陆子初不说话,薛阿姨离去前喉间的叹息萦绕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隐隐惆怅。

白瓷杯里,漂浮着几瓣小菊花。薛阿姨煮的茶,味道香冽。

由热到凉,无人品尝。

……

陆子初很忙,因为地产竞标案,一周前动身前往邻市出差,待诸事敲定,准备回来的前一日,他接到发小吴奈的电话。

吴奈直接开门见山:“你抽空回一趟望江苑。”

听到望江苑,陆子初片刻闪神:“怎么?”

“你家邮箱里塞满了信件,新邮件塞不进去,邮递员快急坏了。”

震惊,一个女人的来信

更新时间:2014-4-28 11:37:28 本章字数:1710

多年来,商业奇才陆子初有个众所周知的怪癖。

陆氏集团旗下有个赫赫有名的模特公司,一年四季,每隔三个月,一定会有当季新潮婚纱面世。

那些穿着婚纱,行走T台的模特们有着共同的标志:眉眼笑意清浅,气质宜室宜家。

只有这个时候,眉眼寡淡的陆先生才会偶露笑意。

有人猜测:“陆先生心里一定藏着一个女人,并且经年不忘。”

T大的老师学生们,彼此间心照不宣,他们知道那个女人除了阿笙,想必不会是旁人了。

阿笙这时候已经看到了陆子初,木然的眸子里有光华流转,竟站起身,慢慢迎向陆子初。

细心的同学会发现,陆子初的眼神变了,眸间温柔融化了淡漠的眉眼。

就是这样的目光,曾经让很多人意识到陆子初选择和自己的学生在一起,是慎之又慎的。

昔日恋人分隔六年,朋友酒吧四目相望,眼眸温情,足以转移很多人的注意力,但还是有人发现阿笙右手攥得很紧,指缝间似乎有黑色粘稠物溢了出来。

手松开,那是一颗看不清形状的黑巧克力。酒吧室温很高,再加上之前一直被阿笙攥在手心里,黑巧克力早已在阿笙手心里融化了。

如今,阿笙把黑乎乎的掌心伸到陆子初的面前,嘴角笑容宛如初春的露,模糊的声音从生涩的喉咙里迸发而出。

“子初,很好吃。”

一时间,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阿笙。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断不会相信阿笙会做出这种不合时宜的举动来。

陆子初异常沉默,但他的表情却是极为平静的,眼睛里的笑意甚至还未完全退去,被灯光蒸发出潮润的光。

石涛想上前,却被吴奈抓住手臂,他这才察觉到吴奈竟然在发抖。

江宁变了脸色,她没想到,那颗巧克力竟一直被阿笙攥在手心里舍不得吃。

每个人都发现了阿笙的异常,唯有粗线条的关童童尚未察觉,原本想上前打破僵局,却因为陆子初的举动,僵住了步伐。

陆子初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握着阿笙的手,舔舐着她掌心的那些巧克力。这个资产惊人,面对美味佳肴都挑剔不已的男人,在这一刻竟不嫌脏的吃着黑乎乎的巧克力。最重要的是,他在微笑,没有难堪,没有尴尬,只有平静和包容。

酒吧太过寂静,以至于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就在众人被这一幕打动,感慨万千时,也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道异常尖锐的惊呼声。

阿笙站立的位置上,不知何时竟有一滩水渍溢了出来。

阿笙看到了一张张震惊的脸庞,茫然的正欲低头,却被一股大力紧紧的搂在怀里,他把她抱得很紧,阻挡了别人偷窥她的视线。

那人对她说:“阿笙,巧克力很好吃,我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巧克力。”

她疯了,五年去哪儿了

更新时间:2014-4-28 11:37:28 本章字数:2382

2012年6月,阿笙。

子初,前些天我闯祸了。

有一天,母亲走进我房间,她说外面太阳很好,问我想不想出去走走。我连忙点头,我已经很久没有外出了,身上好像都有霉味了。

太阳很毒,母亲留我一人在门口,她回去拿遮阳伞去了。

有女人从我面前经过,她在打电话。我跟在她身后,等她打完电话,我向她借手机。

我想问问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可她不借,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抢了她的手机。

她抓着我的头发,我不疼,可是子初,接电话的人不是你,他说我找错人了。

我怎么会找错人呢?这本来就是你的手机号啊!

那个女人把我脸抓伤了,她骂我是神经病。

我不是神经病。子初,你知道的,我不是有心的,我只是太想念你了。

……

2012年8月,阿笙。

我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出去了。

母亲说我伤人伤己,最好呆在房间里。

我不怕一个人,我怕的是沉甸甸的回忆,忽而清晰,忽而模糊,如同我的神智。有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但我却记得一个男人的名字,他叫陆子初。

我混淆了时间,嫂子那天给我送饭,她对我说,现在已经是2012年了,这里不是旧金山,而是西雅图。

房间很安静,静的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我想哭,但却哭不出来,不是害怕,而是畏惧。已经五年了,我的五年哪去了?

嫂子一定在骗我。

……

2012年8月,阿笙。

原来,我真的病了,疯了。

我父亲一年前死了。

我没印象,我那时候生活在一片迷雾里,失了孝道。

我给母亲下跪,“放我出去,就五分钟,我只想给爸爸磕个头。”

母亲同意了,我把头磕出了鲜血,但我不痛。全家人都在哭,他们哭什么呢?

那天,我看到了简。她是我哥哥的女儿,很小的孩子,喜欢笑,她不怕我,不怕人人口中的疯女人。

她说:“姑姑,别担心,你写了那么多日记,我每隔半个月撕几张给他寄过去,他如果看到这些信,就一定会来接你。”

子初,我摸着她的头发,手指竟然在发颤,她的头发很软,我的心却碎了。

5年过去,你在旧金山找不到我,大概早就把我忘了吧?你会不会埋怨我,恨我?

你别恨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有太多的不明白,好像一直在犯错,躲在无人角落里,一病经年,负了你的情。

我对不起你。现如今我这样,我已不敢再等你。

……

客厅内。

吴奈不敢吭声,看完其中一封信,眼眶已s-hi。

胸闷异常,一颗心沉沉的往下落。

疯了?那个平时寡言聪明,笑容浅淡的阿笙,竟然疯了!

“子初,你跟我说说话。”吴奈忽然很担心陆子初。

难怪吴奈会担心了,陆子初全身都在发抖,紧紧攥着信纸,喉结颤动,好像随时都能哭出来一般。

他的脸上呈现出一种近乎死绝般的崩溃。

那个冷静如斯,善于隐忍克制的男人,再也承受不了内心涌起的痛,把那些信纸贴在他的脸上,失声痛哭起来......

午后微醺,梨花盛开

更新时间:2014-4-28 11:37:28 本章字数:1923

美国,西雅图。

春末气候情绪多变,乍寒乍暖。昨夜大雨侵袭,今日竟是艳阳高照。

3月8日那天,阿笙走出阁楼,扶着楼梯一步步往下走,她脚步虚浮无力,一度以为自己会踩空失重滚下去。

阿笙站在院子里,阳光照在她的脸上,片刻眩晕。

她今天穿着一条白色棉布长裙,外罩一件黑色针织衫,一双深蓝色运动鞋,院子里泥土s-hi润,鞋底沾了s-hi泥。

顾城跟在阿笙身后,面对他的妹妹,很多时候他是无力的,因为他治不好她的病。

多年前,他知道了陆子初的存在。一眼相见,他就深深的意识到,陆子初对女人来说是罂粟,美好惊艳,才情雅致,远观赏心悦目,一旦靠近,无疑将悲喜全都交诸给了对方。一如阿笙,纵使寡言寡语,遇到陆子初,终究一醉**。

现如今,阿笙逆着光,麻木的站在院子里,顾城不其然想起那日:阁楼上,阿笙趴在桌上睡着了。

日记本上,字迹被眼泪晕染,模糊不清:“时光偷窥我的不堪,触目所望,竟是满目疮痍。”

文字刺眼,顾城难以呼吸。如同现在,她转身看他,眸色浅淡,似乎想面对面跟他说些什么,但因为太久没有在阳光下说话,张嘴竟是无声。

顾城期待而又难过,心内只剩怅然。

可阿笙毕竟还是开了口:“妈妈不在家吗?”

“阿秋陪她外出旅行,不在家。”

母亲沈雅脑梗塞住院,阿笙不宜知晓。

“今天是她生日。”说这话的时候,阿笙表情沉静,期待化成了泡沫。

3月8日,属于中国女人的节日,同时也是母亲沈雅的生日。

阳光下,热气蒸腾,阿笙温和的语气中夹杂着太多的千帆过尽,隐隐落寞。

顾城看着她,眸子莫名的疼。

“要不要出去走走?”他对阿笙说话,却不看她。

阿笙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盯着沾染泥土的运动鞋,情绪淡淡的:“不了,如果我犯病头脑不清楚,别人会笑话你。”

一句话,撞疼了顾城的心。

前年开春,院子里种了两棵梨树。昨夜雨大,枝叶上还顶着未干的水珠。

顾城从身后抱住阿笙,紧紧的,眼眶微微泛红,“阿笙,国内气候温润,想必梨花早已绽放枝头了。”

阿笙抬眸看着含苞待放的梨花,微风吹来梨花气息,苦中带涩,香中带甜。

宛如她的回忆。

……

北方城市到了三月中旬,郊区梨花盛开,凝着清淡的香。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通往机场。

车内,空气粘稠凝滞。

陆子初透过车窗,望着沿途梨花林,眼眸氤氲如水。

微醺的午后,窗镜上映照出他的面庞,不知不觉间,竟已垂垂老矣。

沧海桑田,迎来花开并蒂

更新时间:2014-4-28 11:37:29 本章字数:1925

听说,动物会冬眠。其实人类的记忆也有冬眠一说。

在吴奈的潜意识里,“顾笙”这个名字早已被众人心照不宣的搁置在了六年时光里。二十多封信件,装满了期待和无望,从美国到中国,惊人隐情一夕间冒出来,以至于吴奈对顾笙长达六年的愤怨忽然间丧失了全部意义。

吴奈尚且如此,更何况陆子初本人了。

在这世上,有一种男人,展眉蹙眉间便可花开花落。

他家世好,学历高,相貌堪称优中极品。“陆子初”三个字在各大商业杂志上炙手可热。千般x_ing情,见之忘俗,无人企及。

犹记得求学期间,许多女孩子深深迷恋着陆子初,找尽借口接近他,奈何淡定优雅如他,纵使身处喧嚣中依然不为所动,兀自清悟得透,一身琉璃。

他从容不惊,睿智谦逊,万千男人中只此一人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气场和罂粟魅力。

多年前,陆子初听到“阿笙”的名字,眼眸柔软,花开明媚;阿笙消失后,吴奈时常猜测,如果阿笙忽然回国,陆子初会有怎样的神情?

恨多于喜,还是喜多于恨?

如今卸下伪装的陆子初,被吴奈偷窥殆尽。这是陆子初第一次当着他的面失声痛哭,眉目间凝聚着一团戾气,眼眸漆黑寡情,没有丝毫温度。吴奈内心深处忽然对陆子初平添了几分恐惧。

机场大厅里,吴奈问他:“如果见到阿笙,你准备怎么做?”

“……”陆子初不吭声,脸上神情漠然,隐隐克制。

吴奈垂眸,咬了咬牙,再抬头时眸色淡淡的,拍了拍陆子初紧绷的背:“有需要,别忘了给我打电话,阿笙……也是我朋友。”

陆子初心里浮起暖意,就是这股久违的暖意,暂时覆盖了他的酸涩。

临别一眼,无声胜有声,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吴奈站在大厅里,看着陆子初慢慢走远。一如六年前,吴奈也曾像今天一样机场送行。陆子初的背影和6年前重叠,过安检,走进候机室,步伐坚定而又决绝。

只不过6年前,陆子初孤身一人回国;6年后,也许……也许沧海桑田,最终会迎来花开并蒂。

……

三万英尺高空,空姐走过,因为对方是陆子初,难免多看了几眼。

他毫无所知。

陆子初在看信,俊挺的眉,垂敛的睫毛投s_h_è 出y-in影。

那些颜色泛黄的纸张,记录着阿笙的疼痛和斑驳泪痕,陆子初抬手细细抚摸着那些文字,企图触摸阿笙的过往。

午后阳光柔和,照亮舷窗,洒落在最后一张纸页上。

2013年1月,阿笙。

若有下一世,只盼不通情爱,你我各自安好天涯。

……

陆子初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和阿笙在黑暗中背道而驰。累了、痛了、迷路了,跌跌撞撞一大圈,终于在原点遇到了对方。

梦中重逢,现实中,陆子初眼眸潮s-hi,心脏好像生病了。

三月黄昏,抵达西雅

更新时间:2014-4-28 11:37:29 本章字数:2096

美国,西雅图。

临近黄昏,东郊住宅区迎来了一位亚洲男人。容貌俊雅,神态淡漠,吸引不少路人频频回首观望。

他应该是在寻人,一路上都在查看住宅门牌号,偶尔会用英文询问附近住户,声音平和,简洁精练。

东郊住宅多是独院独户,院墙很高,数不尽的蔷薇花伸出枝头,在夕阳下含羞绽放,向沿途路人诉说着情话。

男子身形挺拔修长,被夕阳拖拽出一条长长的暗影,曾经以为死去经年的心脏,却因为越来越接近目的地,竟然再一次鲜明的跳动起来。哪怕跳动节奏宛如迟暮老人,虚弱而又无力,但至少它正在死灰复燃着。

“先生,坐车吗?”出租车司机透过半开的车窗,有礼询问着。

“不用。”男子嗓音很有磁x_ing,很安静。他抬眸看了一眼门牌号,喉结颤动,但语气却是淡淡的:“我到了。”

……

与此同时,顾城刚从阁楼上走下来,餐盘里放着早已凉却的午餐,阿笙未动分毫。

“姑姑已经两天没吃饭了。”顾流沙无心再看电视,跟着顾城一同走进厨房,稚嫩的眉眼间尽是隐忧。

顾城背对着顾流沙,似乎在缓和自己的情绪:“她会吃的,晚餐……她必须吃。”

就算她不吃,他也会强行逼她吃下去。

是他疏忽了。西雅图走进三月后,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迹象发展,沈雅度过了危险期,身体正在一日日恢复康健;就连阿笙也日渐好起来,虽然很多时候不怎么说话,但举止言谈却和正常人相差无几。但她两日前却发病了。

那天中午,顾城正在做饭,阿笙见阳光好,就把沈雅的床褥抱到院子里暴晒。

她在沈雅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张报纸,男女绯闻主角:陆子初和卡尔。

报道写的太露骨,也太暧mei,阿笙看的专注,顾城发现的太晚,等他从阿笙手里抢过报纸时,阿笙已经看完了整篇报道。

顾城还来不及说些什么,阿笙却开口说话了。她看着顾城,嘴角笑了:“饭什么时候好?饿了。”

清浅的言语,虽然一如往昔,但阿笙平静的表情却出卖了她的受伤。

顾城进厨房准备午餐,却分心留意着阿笙,但眨眼间功夫,再抬眸却发现阿笙不见了。

中午街道,烈阳炙烤着大地。

阿笙穿着白色睡袍,家用拖鞋早已跑掉了,赤脚在大街上奔跑,刹车声尖锐响起,车主余惊未了,瞪着她骂她是神经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