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 浪漫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作者:云檀(9)

来源:热门小文章 时间:2020年09月09日

这天,阿笙端着餐盘吃饭时,许飞也端着餐盘坐在了她对面。

“真巧。”许飞笑。

阿笙笑了笑,把碗里的红烧肉夹到许飞碗里,“脚踝好了吗?”

“早好了。”许飞说着,在桌子下伸腿,抬脚踢了踢阿笙的运动鞋:“你看,多灵敏。”

阿笙笑容加深,眼神明亮:“下次打球注意一点。”

“知道了。”许飞低头吃饭,状似漫不经心道:“最近吃饭,怎么每次都是你一个人,江宁她们呢?”

“我看书容易错过吃饭时间。”阿笙淡淡解释道。

“难怪。”许飞没说什么,把阿笙适才夹给他的红烧肉,夹起一块送到她唇边:“最近脸色不太好,吃块肉好好补补。”

……

图书馆,江宁、关童童、薛明珠正在做课后讨论,许飞来了,敲了敲桌子,面无表情道:“跟我出来一趟。”

已经是4月末了,校园里处处可以闻到花香,微风吹来,刮在脸上,很舒服。

许飞脸色不太好看:“你们是怎么回事?孤立阿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薛明珠皱眉道:“我们什么时候孤立她了,是她说的?”

薛明珠语气太冲,听得许飞火冒三丈,眼下她们就这么厉害,谁知道私底下究竟给了阿笙多少冷脸。

许飞“哼”了一声,冷笑道:“你以为别人都是瞎子吗?我就好奇了,我们阿笙究竟是哪儿得罪你们了,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仇恨?”

“我们跟她没仇。”关童童小声说。

许飞不耐烦道:“总要有个原因,都是成年人,拜托把话说清楚。”

薛明珠说:“听说阿笙姑姑是小三,品x_ing有问题,破坏别人家庭。所谓一人得道j-i犬升天,顾笙父母之所以定居国外,都是阿笙姑姑私底下拿韩家钱打点的……”

“这是谁造得谣?”许飞是真的怒了,气得咬牙切齿。

关童童说:“我们也是从图书馆里无意中听到的。”

“你冲我们吼什么啊?”江宁怒道:“全班同学这几天都知道了,你以为孤立阿笙的只有我们吗?”

气氛沉窒,05年,对小三深恶痛觉的人大有人在,学生爱憎分明,抛开人情世故,表达感情的方式又激进了一些。

有人把顾家黑到如此田地,也难怪508对阿笙心有芥蒂了。

在太阳下站得久了,许飞手心开始冒汗,他看着江宁她们,声音很平静:“我和阿笙从小一起长大,我可以告诉你们,阿笙姑姑不是那样的人,至于顾家,虽然称不上是豪门,但却家底殷实,祖辈好几代都在从事律师行业,人人一身傲骨,韩家的确有钱,但顾家不稀罕,从没用过韩家一分钱。还有阿笙……”深吸一口气,许飞说:“阿笙跟你们相处这么久,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们应该很清楚,如果连你们也因此排斥她的话,那我只能说,失去这样一个朋友,将是你们一辈子的损失。”

许飞走了,这一次江宁她们站在原地,一个个神情复杂,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

许飞找到阿笙时,她正坐在花园白色木椅上看书,很安静,身边有蝴蝶飞来飞去,画面太美,不忍心破坏。

走近,站在椅子后,双手放在她肩上,突如其来的接触,让她身体一僵,回头,见来人是他,这才放松身体。

“怎么了?”她笑。

许飞想,她怎么能这么风平浪静呢?被人孤立,她私底下可曾哭过?

“我刚才去找江宁她们了。”他不想隐瞒她。

阿笙没说话,翻动书页,过了一会儿,竟反过来劝慰他:“你也没必要生气,这事早晚都会过去的。”

许飞微愣:“你知道?”他以为她不知道……

“可以猜到。”每次她转身,背后就有窃窃私语声,先是508孤立她,接着是全班……

许飞忧心忡忡:“打算怎么办?”

阿笙注意力都在课本上:“无妨,有时候被伤害,被孤立,又何尝不是一种成长?”

……

顾笙被孤立,陆子初并不知晓,手头接了好几个刑事案件,每天忙得不可开交,一周三堂课,上完就离开了。

发现顾笙变了,是在周四上午。

顾笙不再举手回答问题,独自坐在位子上,记录着课堂笔记,偶尔侧眸望着窗外,却是很少会再发呆了,眸色冷清,越发沉静。

课堂上,偶尔目光和他对视,竟比陌生人还不如。

邀请被拒,他有点同情自己

更新时间:2014-5-10 11:20:18 本章字数:3275

在T大,法学系很多教授都觉得,顾笙在课堂上不说话则以,一旦说话,必定语惊四座。

也就是那天,陆子初在课堂上提及刑事案件,问及刑辩律师是否应该为杀人犯进行辩护?

学生自由发言,众说纷纭,很多人都觉得杀人犯罪恶滔天,像这种社会败类,应该早点判处死刑,身为刑辩律师,不该站在法庭上为坏人说话。

“楚同学也是这么想的吗?”陆子初看向楚楚。

楚楚习惯使然,手中圆珠笔在她手指间娴熟的转着圈,思索片刻,耸耸肩,显然她很赞成大部分同学的观念,这种人理应受到法律制裁钕。

陆子初站在讲台上,表情依旧,心里却隐隐有些失望,原以为楚培华的女儿至少会有其父风姿,没想到……是因为年龄太小吗?

清冷的目光扫过台下学生,落在阿笙身上,她坐在角落,双手交叉,搭放在课桌上,眉目低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想来,她是不会回答的,那样的置身事外,似乎这堂课的讨论主题跟她半点关系也没有桥。

不期然想起那双不带情绪的眼眸,连他自己也没注意到,眉已深深拧了起来。

学生见了,心里均是一紧,暗暗猜测,莫非刚才的回答有问题?

“抱歉,我不赞同有些同学的观点。”

清冷之声忽然在教室内响起,因为出声太突然,学生惊诧瞬间,纷纷朝声音来源处望了过去。

竟是在课堂上日渐沉默的顾笙。

陆子初倚靠在讲台旁,看了阿笙一眼,垂眸翻看着课本。他是从来不看课本的,但今日却翻动了一页,而且看得似乎还很认真,至于有没有看进去课本内容,大概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他没说话,就是在放任顾笙继续说下去。

楚楚侧身看向阿笙,眸光闪烁,顾笙选择这个时候打破沉默,这是她万万没想到的。

众目睽睽之下,阿笙起身,缓缓开口:“小时候,我不明白法律,明明那个人罪恶滔天,为什么还会有律师昧着良心站在法庭上为他说话。99年,我父亲为一名杀人犯进行无期辩护,被害人家属堵截法院门口,说我父亲狼心狗肺,字词不堪入目。我不明白,那么多律师都望而却步,为什么我父亲会那么傻,就算顶着舆~论压力,也要为坏人说话。后来,父亲告诉我,作为刑辩律师,很多时候都要淡化骨子里的英雄情结,不是没有是非观念,而是有太多人不明白什么叫法律,什么叫刑辩律师。刑辩律师就算经受谩骂,也要站在法庭上维护犯罪嫌疑人合法权益最大化。每个人,包括死刑犯,都享有最基本的生命权和自由权。《独立宣言》说,造物者赋予每个人生存的权利,人人生而平等,其中生命权最为重要。在我眼里,法律是由立法者制定的,但立法者不能只因为情理或道德束缚法律。多年来,西方国家,一直对我国保留死刑颇有微词,但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特定的社会环境,就目前看来,我国还不允许废除死刑,很多刑辩律师主张慎杀,所以有一天如果在座各位有幸成为一名刑辩律师,还请慎重对待每个人的生命权,因为就算是杀人犯,她/他在法庭上,也有说话的权利,不能因为她/他犯了错,就剥夺她/他生来就拥有的合法权益。”

阿笙声音不大,但那些话从她嘴里一一道出,却容不得旁人有半点辩驳。

教室寂静,学生们目光还凝定在阿笙身上,没有移回来。以前就觉得她气质很好,如今她站在阳光下,脸庞白皙清秀,讲话时很从容,不动声色的从容。

楚楚也在看她,微微出神……

讲台上,某人清隽的脸上,掠过淡淡的笑意。

“明天皖南法院,正巧有一个杀人犯需要我为他站出来说话,顾同学如果有时间的话,欢迎前去旁听。”

陆子初嗓音清冽,宛如流水,闻言众人均是一惊,楚楚更是心头一凛。

天之骄子陆子初,在业界被誉为“神辩”,多年来被他邀请前往法院旁听的人甚少,顾笙是一个例外,还是一个意外?

有同学开始后悔了,早知道也这么回答了,能够亲眼目睹旁听陆子初在法庭上现身说法,机会难得。

换成这里任何一个人,纵使明天再忙,也会排除万难,前往皖南法院,但……有人不领情。

阿笙静了一瞬,语气疏淡:“抱歉,比起旁听,我更希望有一天站在法庭上为杀人犯说话的那个人是我。”

此话出口,因为出乎意料之外,众人一片哗然。

这算不算变相拒绝?顾笙竟然会拒绝陆子初的邀请,脑子进水了吗?

楚楚皱眉,因为看不懂顾笙,所以才皱眉。

陆子初看着阿笙,眸色幽深如夜,凝视许久,这才侧开眸子,语气淡得不能再淡了:“平地盖高楼,挺好。”

一句话,再次将好不容易有所缓和的师生关系,再次降至冰点。

陆子初开始同情自己了,第一次邀请别人,第一次被拒绝,第一次在学生面前,有了坏情绪。

有同学在笑,也许心里在说:顾笙,你活该。

可是谁在乎呢?阿笙意兴阑珊的望着窗外,家猫容易在春季闹情绪,但却懂得取悦主人,说起来她还不如家猫呢!

最近情绪不佳,好比这天气,现如今阳光很好,但天气预报说了,明天有雨,会变天。

……

陆子初情绪不太好。

这天晚上住在陆家,久不成眠。

陆家佣人薛阿姨半夜起床,看到放映室亮着灯,疑惑走近,屏幕上正在放映着国外大片,陆子初坐在沙发上,单手支头,望着室内某一点,神游太虚,心思明显不在电影上。

没有惊动陆子初,薛阿姨悄悄回房了。

第二天一大早,陆子初没吃早餐,就拿着车钥匙离开了,今天他要出庭,需要回一趟望江苑,比较忙。

韩淑慧不放心,追出去,朝他背影叮嘱道:“别忘了吃早餐。”

韩淑慧转身回屋时,还在想,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她的话。

薛阿姨从厨房走出来,抬手往围裙上擦了擦,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跟韩淑慧说了,韩淑慧笑了笑:“他今天不是有案件需要出庭吗?想必有压力,所以才会睡不着。”

薛阿姨摇头:“我看不像,那么魂不守舍,倒像是在想什么人。”

韩淑慧眸色如常,倒了一杯水,平静道:“他是我儿子,如果真的喜欢谁,我还能不清楚吗?好了,别瞎想了,快点把早餐做好,昌平一大早还要去趟公司,也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吃早餐。”

简单一句话,转移了薛阿姨关注的焦点,连忙转身忙碌去了。

卧室里,陆昌平已经起床了,韩淑慧把水杯递给他,转身去盥洗室,把牙膏挤在陆昌平牙刷上,方便他漱洗,不耽误时间。

陆昌平刷牙时,她双臂环胸,站在一旁,沉吟片刻,把薛阿姨原话跟陆昌平说了,然后问他:“你说子初会不会真的有了喜欢的人?”

陆昌平刷完牙才说话,“这事我们最好不要过问,他已经长大了,做事自己知道分寸。”

韩淑慧垂眸笑了笑:“你就不好奇那女孩是谁吗?”

“如果他真的有了交往对象,总会跟我们见面的。”陆昌平拿毛巾擦嘴时,说了这么一句话。

……

天气预报有误,周五、周六都没变天,晴转多云,微有小风。

周五下午,许飞主动给依依打电话,让她约阿笙出去走走。经合计,三人决定去郊外爬山,周六晚上,阿笙和依依住在一个双人帐篷里,许飞住在单独帐篷里,三个人隔着帐篷,说了一夜的话,仿佛回到了小时候。

周日清晨,一场大雨不期而至,好像老天憋了两天的眼泪,忽然哭出来便一发不可收拾。

雨太大,三人只能把帐篷CaoCao收拾起来,搀扶着往山下走。虽然雨水打在身上有点疼,身体也觉得很冷,但当时的画面却被阿笙铭刻了一辈子。

此次郊游,阿笙付出了小小的代价。阿笙周日下午送走依依,回到学校后,在图书馆看书,后来实在是太困,晚上回到宿舍,508舍友都睡了,阿笙自己也是沾床就睡。

周一醒来,已是上午,刑法课,缺席。

重感冒


标签: